第124章 跑路吧

bigsun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奪舍之停不下來最新章節!

    瞧著歐文龍屈辱又憤怒的眼神,聽著他震驚與委屈的控訴,趙五下意識摸了摸鼻子,貌似這事,他做得的確不怎么地道。

    數次奪舍以來,趙五的道德下限的確在逐漸降低。曾經的他,與被奪舍者的老婆親密接觸,還有點罪惡感,現在就算別人的老婆自動送上門來,他最多表面推諉兩下,實則該干什么還得干。

    可眼前情況卻很不一樣,就如歐文龍控訴地那樣,別人的女人絲毫沒有送上門的意思。反倒是他自己,偷偷摸進了別人的家里,在男主人的床上,把女的那個啥了,而且男主人還就在現場。

    這尼瑪也太無底線了些!

    可趙五也委屈啊,他才奪舍了新身體,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好不好?當時蔣雯雯那嗲嗲的一句話,實在是太叫人誤會了,怎么想,他與蔣雯雯都應該關系匪淺啊!

    難道在我奪舍這具身體之前,他早與蔣雯雯搞到一起了?

    趙五覺著這個猜測極有可能,否則無法說清蔣雯雯當時為何會那般表現,既然如此,他趙五也并非表現地那么不是個東西,對不對?

    想到這里趙五好受了許多,可在道德層面上,還是被鄙視的一方。若對方是其他人,趙五也認了,可對方是歐文龍,這家伙可在打孟曉玲的注意!

    “你說她是你的女人?那請問,她是你女朋友,還是你老婆?”趙五盤坐在床頭,用空調被擋住了關鍵部位,居高臨下地質問。

    歐文龍愣住了,明亮的眼睛瞪地老大,還講不講道理了?明明對方做錯了,他哪來的底氣囂張?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情人,如何不是我的女人!?”歐文龍站起身來,掃了掃床上兩個光著身體,不要臉的奸夫**,幾乎咬著牙低吼。

    同時眼睛也布滿了血絲,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,非常嚴重的問題!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是他的秘書兼情人,而那男的則是他的保鏢,同為他生活圈子的人。

    而他歐文龍自兩年前,就有了神經衰弱的毛病,因此必吃安眠類藥物才能入睡,藥效沒退時,期間他是叫不醒的。

    因此在這段時間里,蔣雯雯和歐文龍,有大把的機會和時間給他戴綠帽子。

    一連兩年時間,這個女人到底給他戴了多少次綠帽?又有多少次是在他的床上發生的?

    細思極恐,歐文龍氣地想殺人,恨不得將眼前的男女千刀萬剮了。但他尚有理智,以他的身手,如何打得過作為保鏢那個奸夫?

    他必須忍,只要忍過他們離開就好!

    趙五可不清楚在剎那間,歐文龍竟聯想到了那么多。他此時挺高興,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樣,作為表面身份秘書的蔣雯雯,怎么可能是歐文龍的女友或老婆?

    “呸!”趙五不屑啐了一口,一把將早已呆若木雞的蔣雯雯拉到身旁“不過情人而已,你好意思說她是你的女人?姓歐的,我問你,我國哪部法典,哪條法規承認了情人關系是合法的?既然不合法,我和蔣雯雯做什么,又關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趙五說得大義凜然,突然意識到他自己貌似也有情人來著,不過那又如何,就他目前狀況,在法律之外,他也能保護自己的權利不受侵犯。

    至于歐文龍,反正趙五早就看他不爽了,往死里懟,在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!?”歐文龍胸口劇烈起伏,顯然氣地不輕,然而他依然保有理智,他得忍!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趙五摟住蔣雯雯的小蠻腰,示威性地問。

    瞅著這對奸夫**親密的動作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歐文龍只覺得腦袋都炸了,他紅了臉,也紅了眼睛,跳起腳“你娘希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反手一個大耳巴子抽過去,歐文龍應聲趴在了地板上,片刻間,鼻血混著口水,流了一灘。

    然而趙五這一巴掌卻把他打醒了,他現在的情勢很不樂觀,不能再刺激對方,他必須得忍。

    必須忍!!

    殺了你們,殺了你們,殺了你們!

    可在內心的最深處,歐文龍卻一遍遍瘋狂嘶吼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很快歐文龍便沒精力詛咒,因為趙五已下了床,赤著身體站在他身前,一雙眼睛還盯著他的臉。

    歐文龍可不清楚自己的模樣到底有多慘,他只知道第一次見面時,很多人總把他誤以為是女性,以至于還鬧出過不少烏龍,比如有男性向他求愛什么的。

    難道這個男人,想把他那個了?

    越想越有這種可能性,要知道這年頭,喜歡這種調調的可越來越多了!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!”歐文龍徹底慌了,凄厲地慘叫響徹整個房間,蹬腿連連向后爬。

    趙五掏了掏耳朵,很是不解地看去,這小子發什么神經?

    不過他也懶得問,三兩步走上前,拽著歐文龍的手臂,將他翻了個身,以臉朝下背朝上的姿勢趴著。

    歐文龍更是慌了,凄厲慘叫接連不斷,還不忘使勁掙扎,并第一次反擊,對趙五又咬又掐“不要,不要,不要啊!求你了,不要強奸我,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臥槽!

    這小子的思想好骯臟!

    趙五幾欲嘔吐,實在是沒忍住,一巴掌狠狠地抽去“賤人!”

    歐文龍似是被打蒙了,稍微消停了些,趙五卻停止手上的動作,手掌成刀,在空氣中比劃了兩下,就朝歐文龍脖子砍去。

    歐文龍很配合地吃痛大叫。

    然而趙五卻是不滿,又一下砍去。

    歐文龍再次痛呼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暈啊?”趙五郁悶想著,他只是想揍暈歐文龍,然后好跑路來著,可也不知道是歐文龍物抗高,還是他的技巧不對,總之歐文龍沒暈。

    不過不要緊,反正也不費什么事,繼續揍唄!

    三刀、四刀、五刀、六刀、七刀……

    歐文龍總算暈了過去,嘴角還泛著微笑,他也想暈來著,被趙五揍地實在是太痛苦了,這下總算解脫了!

    “有繩子嗎?”瞅了瞅趴地上一動不動的歐文龍,趙五確定對方真的暈了,卻不確定能暈多久,下意識回頭問了句。

    下一刻卻覺得多此一舉,這里可是酒店套房,哪來的繩子?還是用被子,將這小子綁起來吧。

    “有,有的。”

    蔣雯雯總算回過神,似也知道趙五的目的,非常配合地找到手提包,從里面拿出了一捆尼龍繩。

    你包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?

    趙五很想問來著,可一想沒準他這身體的原意識八成知道,索性也就不問。

    三兩下將歐文龍捆了結實,本還想用什么堵住他的嘴。可轉念一想,套房的隔音效果十足,完全沒必要如此。

    “歐文龍肯定會對我們進行報復,你有什么打算沒?”趙五轉身向蔣雯雯看去。

    蔣雯雯埋頭沉默片刻,忽地問“你的打算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著你。”蔣雯雯立刻道。

    趙五暫時還沒弄清楚兩人的確切關系,對此倒是無所謂,他向門外走去的同時留言道“你先收拾下,把屬于你自己的東西,該拿得都拿上,我去洗個澡。”

    與蔣雯雯大戰了一個多小時,出了一身汗不說,在教訓歐文龍時,還沾了血,趙五渾身不得勁。不過十來分鐘的沖涼,一切又重回最佳時刻。

    穿上衣物,趙五再次向臥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來到臥室門口時,趙五停了下來,隱隱間里面有慘呼聲傳來,聽起來依然是歐文龍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小子恢復能力還挺強,這么快就醒了,可他叫喚什么?

    只覺得莫名奇妙,趙五推開了門,瞬間呆滯。

    趙五震驚盯著眼前發生的事情,只見歐文龍的確醒了,依然被五花大綁躺地上,而蔣雯雯收拾干凈,穿上了一身迷人的小吊帶,傲人的身材顯露無疑。

    可這個女人正在干的事,卻著實叫趙五難以想象,她竟蹲在歐文龍腦袋邊,一手死命按著對方的腦袋,一手拿著水果刀,在歐文龍臉上劃拉著。

    看情況這樣的事已發生了不少時間,歐文龍臉上十幾條長長劃傷,皮開肉綻的,看得令人發麻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女人能做出來的事?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趙五納悶問。

    蔣雯雯抬頭看向這邊,眼神說不出的瘋狂,不過在瞧到趙五那刻,多少恢復了些,然而又傷心地流淚“我們跑不掉的,歐家勢力太大了!歐文龍說要將我們趕盡殺絕,要讓一百個男人來凌辱我。既然這樣,不如我們殺了他之后,在自殺吧?”

    趙五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趙五不知道該說什么了?怎么竟遇到奇葩的存在?

    他就不理解了,當時面對他時,歐文龍怎么沒說出那番話?難道女人好欺負了?

    再看看蔣雯雯這個女人,別人說什么你就信啊?

    歐家不過做金融的,大部分產業還都在國外,除了有點錢之外,在國內有屁的勢力!

    趙五心里不屑,不過對此倒是挺能理解蔣雯雯,或許在歐文龍身邊呆久了,見了不少對方囂張的作為,以至于認為對方無所不能了都。

    “白癡!”撕碎了被子,防止歐文龍流血過多掛掉,胡亂地纏了歐文龍一臉,也不管對方吃痛哀嚎了,丟了一句話,拉著神情恍惚的蔣雯雯就走。

    如死狗一樣趴地上,眼看著那對奸夫**離去,歐文龍嘴巴一扁,默默兩行淚,然而隨著淚水浸濕臉上的碎布條,并滲入傷口里……

    “嘶……啊!”

    歐文龍痛地倒抽一口冷氣,趕緊地調整心態,再也不敢哭了,眼神卻越加委屈!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安徽快3最近500期 五排五列开奖结果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 3d试机号和开机号下载 上海期货配资公司 pk10大小预测软件下载 贵州快三计划网页 喜乐彩中奖查询福彩 排名第一的理财平台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图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辽宁35选7 2019134 最全的江西快3平台 福彩3d201综合走势图 北京塞车走势技巧规律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彩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