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1章:你給解釋解釋

依舊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都市棄少歸來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1031章:你給解釋解釋

    美術館內,館長余季林一下變成了眾矢之的,人人都開始指責起他來。余季林也一下頹廢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余館長,這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就連那個警官,都扭頭質問起了余季林來。

    現如今唐文進都出面作證,說這把紙扇就是葉先生的,這個是無法否認的事實。

    唐文進那是什么樣的身份?在整個閩南都是備受尊重的存在,就連這個警差都知道唐文進的大名,他沒有必要冒著自己名譽受損的風險,為這個年輕人擔保下來。

    而且唐文進說的有理有據,顯然是事實的本質。

    先如今這把紙扇就是這個年輕人的,他來取走自己的東西,人之常情,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警官,這……這,這是個誤會。”余季林一臉無奈,原本還想強行解釋但發現什么都說不了,只好連忙道:

    “是我們誤會葉先生了,實在是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誤會?”

    那警官臉色一變:“余館長,處事之前,你們就不考慮一下影響的嗎?”

    他是這里的片警,其實余季林他們也熟悉,所以才會特意出警。雖然他是公職人員,但來到美術館,內心其實還是想袒護一下余季林的,畢竟都是街里街坊的,他也了解余季林的為人。

    此人向來謹慎,從來不會干一些出格的事情,但如今的這件事情,的確影響不小。

    居然還驚動了唐文進,唐文進雖然是一個文化學者,但幾乎就是閩南的文化符號,其身上肩負著很多文化圈的使命,而且手底下的學生,很多都在閩南做這一方公職人員,權利要遠遠大于一個小小的公安局警差。

    如今不禁惹怒了唐文進,余季林的人,還在這里公然打人。

    就連這個警官,都沒法為余季林說話,呵斥道:

    “如果是誤會的話,那這把扇子,的確就是這位先生本人的,他拿回自己的東西,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你們居然還出手打人?還怪人家出手自衛?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件事情影響及其嚴重,余館長,這一次恐怕你也得跟我們回局里去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余季林是新沙美術館的館長,也是附近一帶有名的文化人,在這個片區基本上沒有人不知道他,現如今他余季林要被抓進去,周圍的鄰里鄉親肯定會說閑話。

    不過,事實的確如此,余季林也沒有什么話說,只好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那警差連忙沖身后的年輕警差道:

    “將余館長,張管事,還有那幾個鬧事的,全部帶回局里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那個年輕的警差,先是一愣,沒想到事情搞得這么嚴重,但也不得不聽那個成熟警差的話,連忙拿出了手銬,一個個逮捕了起來。

    搞完這一切,成熟警差這才扭過頭,來到了唐文進面前,道:

    “唐老,這次還真是給您添麻煩了。”隨即又轉頭看向葉軒,道:

    “這一次是我們辦案不利,還請你多擔待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葉軒淡淡回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唐文進沒有應答,那警差只好拱了一手,道:“唐老,公務在身,不能多陪了,那我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警差帶著人轉頭回去,也沒有將葉軒帶回局問筆錄。

    畢竟人家拿回自己的東西,別人在旁邊阻撓,已經是事出無理,還是幾個打人家一個,這已經是得罪別人的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叔叔!”

    原本還楞在原地的余秋,見自己的叔叔被警 差帶走,連忙上前叫了幾句,然而余季林壓根都是低著頭走的,根本就沒有回應余秋。

    余秋是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原本是帶著幾個好朋友過來參觀美術館,怎么最后自己的叔叔,余館長還沒警差帶走了。

    他根本什么事情都沒做啊,難道就因為阻止那個小子拿這把紙扇,所以就要被帶走嗎?

    別說余秋了,旁邊的楊少華,婉兒,甚至郭芙兒都是一臉茫然,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葉軒,卻是拿著紙扇,雙手背在了身后,呵斥道:

    “唐文進,你給解釋解釋吧!”

    “我當初借你扇子,可沒說讓你拿著他公開賣錢展覽!”

    這一句話出來,雖然聲音不算太大,葉軒也是淡淡吐出這句話的,但明顯有點責備的意思,甚至是當場質問唐文進。

    現場一群帶著老花鏡的文化學者,站在旁邊是瑟瑟發抖,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這個小子剛剛將余館長等人送進了派出所,現在居然還來質問唐文進,唐老?

    這到底是誰啊?

    余秋等人,也是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的唐文進,卻是連連拱手,低下了頭,勉強解釋道:“葉先生,這件事情,的確是唐某的不對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唐某借來扇子,只不過想找一些要好的朋友瞻觀,這個余館長非要將扇子接過去,陳列在他的美術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扇子,你拿去賣票漁利?你還好意思說?”葉軒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“葉先生,這件事情唐某人的確不知情,余館長當時說,借了扇子,說充當公益性質的展覽,同時邀請閩南借的知識學者,共同瞻觀這把扇子,我想大家一起過來看看,也好各抒己見,完全沒有想到要通過這個掙錢。”

    “也根本不知道這個余季林還在從中漁利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,唐文進混到這個身份,根本已經不在乎錢了,而且他這個年紀,對錢也沒有多大的興趣,只不過這把扇子的來歷實在是太過神秘,所以想放在美術館展覽,讓大家都來評點評點。

    誰成想,這個余季林居然借著這把扇子來賺錢。

    唐文進一時感覺悔不當初,不過無論如何,這個責任和他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這一切,都是唐某的錯。葉先生要怎么責備唐某,都不為過。”

    堂堂閩南學界泰斗級別的人物,代表性的人物,唐文進此刻在葉軒面前低下了頭,他知道怎么解釋也沒有用。

    葉軒聽到此時,這才徐徐扭過頭來,淡淡道:“算了,既然你不知情,這件事情就算了,不過扇子我得收回了。”

    葉軒知道,唐文進為人正直,忠厚,對錢財方面也沒有什么追求,肯定不是他的初心,所以也就沒有追究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謝謝了。”唐文進嘴角浮現出一絲喜悅,連忙恭維了幾句。

    旁邊的一眾人等,看得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這還是閩南學界的泰山北斗嗎?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