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.死亡烙印---為父親節加更【1/1】

驛路羈旅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美漫世界陰影軌跡最新章節!

    這是個陷阱。

    是的,現在的倫敦是個陷阱。

    專門為薩諾斯設下的陷阱,赫敏糾結了一批英靈組成了軍團,除了保護歐洲地區之外,還肩負著一個重要的使命。

    洛基一直都知道這一點,也是她在悄悄引導超巨星把滅霸送入這個陷阱中、

    這一點洛基早就和梅林討論好了。

    赫敏要在此地阻擊薩諾斯!

    為此,地獄大君幾乎是不計成本的,支持赫敏在亞特蘭蒂斯之戰后,召喚出了兩位冠位英靈。

    但要對付薩諾斯,要絕殺瘋泰坦,僅僅是兩位冠位英靈,還不夠!

    冠位是個什么概念呢?

    這是只有最強大的英靈才能獲得的稱號。

    哈桑是冠位暗殺者,強大到可以輕易弒神。

    而騎士王阿爾托莉雅手持圣槍,圓桌表決十三重封印徹底解除后,也有可以滅星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在冠位之上,還有更高級的英靈嗎?

    答案是...

    有!

    伴隨著沉重的壓迫,恍若群星之王的威嚴在維度鏡像中溢滿,女巫赫敏用光了自己的符咒,進行了一次要命的恐怖召喚。

    這次召喚并不完全。

    至于此時正在世界之外浮現出的群星倒影,只是一個幻象。

    赫敏呼喚的英靈實力實在是太強了,強到就算渡鴉親自出馬都不一定能召喚他的完全體,那家伙已經不能稱之為常態的英靈了。

    祂的存在已經超越了英靈這個詞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朕,乃始皇帝!”

    在古老語言響起的瞬間,地球之外的群星被替換。

    就如改天換地,在星光投影的搖曳中,一座孤獨的懸停于群星中的恢弘城市露出了自己的投影。

    它就如一座純金和寶石制作的超巨星飛船,被塑造成了精美的蓮花的外形,僅僅是投影的體積,就要比整個地球還要大出一圈。

    無數個宮殿的群落在那投影上顯現,而在這座恐怖飛船的正上方,在宮殿頂端的盡頭,有一個傲立在那里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披玄色長袍,頭戴通天寶冠,白色和藍色交織的長發在腦后飄揚,頭發里有如鹿角一樣的器官,或者是裝飾,手扶古樸佩劍的劍柄。

    祂被召喚而來,無法以實顯現,但依然能觀察這個正在被入侵的世界。

    這個幻影的出現,甚至干擾了正在進行的天球交匯。

    讓地球錯亂的維度在那么一瞬間恢復了正常,而這只是祂的力量無意識擴散的結果。

    因為是投影的緣故,所以看不清楚具體的面容,但在那模糊的臉上,能看到一雙睜開的緋紅色的雙眼。

    在額頭處,還有特殊的三道銀色豎瞳。

    兩只在外,一只在中。

    五只眼睛看著眼前的地球,看著召喚祂而來的女巫,看著女巫的對手,看著那在自己的注視中搖曳不休的維度景象。

    這是個祂從未見過,從未來到的世界,這似乎讓祂很好奇。

    但可惜,赫敏哪怕是汲取了整個維度鏡像的魔力,也不足以讓祂停留的更久,30秒...

    這已經是極限了。

    時間在快速的推移。

    這讓這召喚的意識遺憾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作為被強制召喚的英靈,祂是必須完成御主命令的。

    于是,祂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“萬里長城,何在?”

    祂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更像是命令。

    在寬大的黑色衣袖搖擺之間,跳動的星光在地球軌道之外飛速的聚散。

    在那些等待著進入地球瘋狂掠奪的齊塔瑞人茫然的注視中,那些跳動的星光飛快的在地球之外,重組出了一樣詭異的東西。

    一道星環!

    機械的星環,無數的模塊于星光中閃現。

    不可計數的零件飛快的活動,在那閃耀光暈的恐怖機械星環之內,一臺造型古怪的發射器瞬間被組裝完畢。

    它環繞著地球,長度在十三萬一千四百二十四里,也就是六萬五千七百一十二公里。

    完全由精密到不可思議的機械制作,每一個模塊上都有獨立的能源系統以及武器發射系統。

    這是不可能在現實中制作出的武器,只存在于幻象中滅世之器。

    它被這位自稱為“始皇帝”的英靈之王稱之為“萬里長城”。

    緊接著,這萬里長城,就從群星之外,瞄準了維度鏡像中的薩諾斯。

    發射器頂端的光暈開始聚集,在剎那間就壓過了太陽的光芒,成為了這片群星中最耀眼的流光之源。

    那種被鎖定,被瞄準的感覺讓滅霸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這不是天父!

    見鬼!

    這是個單體宇宙!

    最少是單體宇宙!!!

    這個女巫...

    她到底召喚了一個什么樣的鬼東西?

    “危險!薩諾斯...躲開!”

    這動靜直接驚動了死亡神國中的死亡女士,她對薩諾斯發出了示警,這意味著,這一擊是完全有可能干掉薩諾斯的!

    哪怕有無限手套和三顆寶石的保護,瘋泰坦一旦被擊中,依然...

    依然會死!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薩諾斯反應也極快。

    他揮動無限手套驅趕身邊的騎士王和李書文,接近著藍色的光芒亮起,空間之石的力量要將他從即將被毀滅的地區轉移出去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...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那個英靈的投影發出了一聲冰冷的鼻音。

    似乎在為滅霸的躲閃而感覺到不滿。

    君要臣死,便如雷霆雨露。

    這叛逆者,居然還敢反抗君命?

    而緊隨不滿而來的,就是恐怖的壓迫力,那力量就像是無形的手,在瞬間掐滅了無限手套上寶石的光輝,就如掐滅了一根燃燒的蠟燭。

    “不死鳥啊...墜落于大地吧!”

    祂輕聲說了一句,下一秒,銀色的星光如殲滅世界的光柱,從群星中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耀眼的光,遮蔽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忤逆王令者...

    死!

    而那個身影,在下達了命令后,似乎就對接下來的一切失去了興趣。

    祂也不看結果,祂已經完成了御主的命令,現在該離開了。

    不過,在離開之前,祂又注意到了薩諾斯帶來的那些要入侵地球的齊塔瑞掠奪者們,那些家伙的外形完全不是人類,丑陋的長相讓祂非常厭惡。

    在消散之前,祂又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夷狄者,坑之!

    萬里長城立刻改變攻擊模式,在星光伴隨著帝王消散的前一秒,數以萬計的能量光束從環地球軌道向四面八方的群星發射。

    就像是無數只鋒利的刀。

    一輪齊射,齊塔瑞艦隊,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死的渣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這一幕讓消散投影中的祂非常滿意,祂最后回望了一眼那個陌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緊接著,伴隨著沉重宮門緩緩關閉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龐大的,扭曲了星光的投影,就如從未存在過一樣,消散在了星海之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從群星中降下的銀色流光消散了。

    虛弱到昏迷的赫敏被騎士王帶著離開了現場,李書文護衛著她們,留在原地的只有至尊法師杜姆。

    神君閣下自詡見多識廣,但之前發生的那一幕,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赫敏喚來的英靈用特殊的寶具,用于殲星的“擊墜神之弩”最低出力的發射中,至尊法師親手布下的維度鏡像被徹底粉碎。

    這一擊甚至影響到了現實,僅僅是逸散的能量,就讓大半個倫敦都被夷為平地,幸好這座城市的人都被提前轉移了,否則這絕對會是恐怖的大屠殺。

    神秘的始皇帝英靈從出現到消失,只有短短30秒,但它造成的成果是極端可怕的。

    薩諾斯帶來的,足以毀掉一個星系的掠奪者艦隊,就被恐怖的“萬里長城”徹底消滅。

    連帶著滅霸酷炫的黑色飛船,也在嬴政陛下的冷哼聲中化作墜落天際的塵埃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”

    在那萬物皆亡的光芒中心,在杜姆冷漠的注視中,以無敵姿態登場的薩諾斯,正以一個狼狽的單膝跪地的姿態,停留在被擊穿數公里的地面凹陷中。

    他周圍的一切都被那一擊殲星炮抹平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已經布滿了焦痕,就像是被整個丟入太陽里灼燒了一遍,又在臨死前被重新拖了出來。

    到處都是燒傷,身上殘留的盔甲甚至有了融化的征兆。

    但那恐怖的一擊未能奏效,實際上,滅霸看起來頗為凄慘,他受了重傷,但距離真正的死亡還有些距離。

    裝備了三顆無限寶石的無限手套畢竟不完整,在空間寶石被壓制的情況下,他幾乎是以肉身硬吃了一記可以毀掉星球的飽和攻擊。

    這場絕殺的陷阱只差一點點就會奏效,高天尊那邊扔下的棋子也只差一絲就會被報銷。

    在地獄酒店最高層,梅林看到了高天尊在那一刻的愕然,以及他握緊的拳頭,顯然,梅林在游戲剛開始就露出的這一手,真的嚇壞了他。

    但薩諾斯沒死,并不是因為他足夠強大,只是在最危急的關頭,他得到了幫助。

    死亡女士出手幫了他,讓薩諾斯免去了死亡的厄運。

    但躲避死亡的厄運需要付出代價,他現在卻很虛弱,這是個好機會!

    杜姆眼中寒光一閃,他知道自己一旦錯過眼前這機會,就再難以尋覓到殺死滅霸的可能。

    神君的反應極快,抬起雙手,在十指揮舞中,十道黑色的光線就跳動著轟向虛弱的滅霸。

    死亡一指,十連發!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滅霸雖然虛弱,但他反應還在。

    在杜姆丟出死亡一指的瞬間,瘋泰坦手中的無限手套就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之前被神秘的始皇帝壓制的空間寶石閃耀著藍光,在薩諾斯身前數十米的空間聚起,就如最堅固的無形壁壘,將十道黑光盡數阻攔。

    被扭轉的并不只是魔法飛舞的空間,還有至尊法師周身10米,一個大環形的方位被同時置換。

    神君杜姆眼前一花,在破碎空間的利刃切割中,他整個人都被從高空拋下,入眼之處,皆是一片冰雪荒土,他被薩諾斯從倫敦置換到了南極點。

    最糟的是,空間寶石疊加了封鎖,讓杜姆短時間內無法再使用空間魔法。

    但杜姆毫不遲疑,他催動時間寶石,將時間調轉,在下一秒,神君又出現在了倫敦被夷平的廢墟中。

    然后,杜姆就看到了讓自己永生難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羽毛...

    白色的羽毛纏繞在半跪于地面的瘋泰坦周圍,那是某種意念力量的塑形,代表著阿拉伯傳說中關于死亡到來的不詳寓意。

    之前被所有人認為逃避了戰斗的冠位暗殺者哈桑并沒有逃離!

    他只是在等待機會!

    最可怕的刺客,永遠在等待那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!

    而現在,他抓住了!

    杜姆看到薩諾斯那張紫薯一樣的臉上露出了愕然的表情,在毫無預兆的情景中,面著骷髏假面的暗殺者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滅霸身后。

    漫天飛舞的純白羽毛就像是告死天使的雙翼拍打,在那骷髏假面之下,只有一雙冷漠到如寒冬深淵的雙眼。

    他身穿散發藍色微光的鎧甲,披著暗紅色的長斗篷。

    在斗篷飛舞的邊緣布滿了傷痕與破洞,他屹立于飛舞的羽毛中,手中握持的并非暗殺者們最喜歡的匕首。

    完全不是!

    他手握一把裝飾簡潔的大劍,雙手的重劍,完全不像是暗殺者應有的姿態,反而像是一名沉默而孤寂的骷髏劍士。

    在骷髏假面之下,那雙眼睛直視著薩諾斯。

    哈桑看到的并非是薩諾斯,而是站在薩諾斯身旁,那與他一樣帶著骷髏假面,身穿一襲黑色長裙,手握凋零玫瑰的女士。

    死亡!

    死亡本尊!

    “你所執掌的,乃是我的力量!”

    死亡的幻影護在滅霸身前,她呵斥道:

    “踐行者,退下!”

    “死亡嗎?”

    哈桑冰冷而沙啞的聲音從假面之下傳來。

    冠位暗殺者雙手倒提重劍,朝著死亡的幻象行走一步,就如驅散陰影般,任由死亡的影子化為光點消散。

    他手中鋒利的重劍從背后橫置于瘋泰坦的脖頸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薩諾斯才意識到,自己身后居然還有個暗殺者!

    “死亡的注視亦將被吾斬殺,并非忤逆,乃是詮釋...死亡,亦會死去!你...乃偽神!!!”

    哈桑擺動手腕,在自我靈基的破碎中,那把骷髏大劍橫行劃過薩諾斯的脖子,并沒有切開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卻把更危險的刻印,刻入了薩諾斯被死亡庇護的存在之中。

    “追逐死亡者,于此...”

    “交出首級吧!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交出首級...呃,不,交出手機!給在父親的節日里,給父親打個電話吧~~~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2016股市大盘分 中国平安银行股票行情 上海11选五每天多少期 赛车游戏排行榜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,有什么门槛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表 排列7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 甘肃快3综合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股票涨跌逻辑 青海快三网上怎么买 配资炒股骗局 甘肃11选5今日预测号码 云南省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真牛 辽宁35选七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