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5 你好我也好

簡思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偏心眼最新章節!

    霍敏晚上特意過來問問的,問問去了人家怎么招待的呀,談沒談婚期啊。

    姓霍的都著急。

    著急霍忱結婚。

    男人到了年紀就得結婚了,結太晚了這影響后一代出生啊。

    大家想的都是,霍忱和別人還不一樣,自小就等于爹媽都沒了,有個家有兩個小孩熱熱鬧鬧的,這才能填補上。

    一問,聽自己大爺一講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霍敏強忍著沒把話都講出口。

    想罵人了!

    就說自己大爺,平時瞧著挺機靈的,人不下來你們就干坐啊?

    抬屁股走人啊。

    他不給你臉,你還顧全他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霍忱也是……

    霍敏以眼神來來回回去溜霍忱,恨不得在霍忱的背后看出來一個窟窿。

    敗家玩意兒!

    不娶她你能死啊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你治他們家兩回,保準見效果,真的不行那就不在一起了,到時候看誰著急。

    還治不了他們呢。

    寇熇拉著霍忱的胳膊,往他懷里貼,霍忱一個勁的扒拉她。

    客廳里!

    都是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的坐著行嗎?軟骨病啊。”

    寇熇低著頭,依舊揪著他的袖子,壓低聲音道:“你姐一會肯定要訓你了。”

    瞧著吧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事兒那么多啊。”扯開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我就說你一點都不愛我,動不動就把我扯開。”說著話從沙發上起身,回了房間,她去卸下妝。

    她一走,那頭霍敏馬上走了過來,挨著霍忱一坐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說說你,我都不知道該說你什么好了,人一點誠心都沒有,我們就去登門啊?吃閉門羹啊,這個丟人的勁,寇熇怎么回事兒啊,她自己叫不準干嘛叫全家都過去,過去以后就被曬著。”

    霍忱臉上沒什么太豐富的表情;“管那么多,不累嘛。”

    說著話就想站起來,沒等完全起身呢,又被霍敏一把給拽了回去,霍敏此刻準備拿出來當姐姐的范兒了。

    不管肯定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沒瞧上你!

    窮得瑟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哎不是,你就一點都不傷心不難過嗎?”

    “她爸是她爸,她是她,她愿意就行了唄。”

    生那種氣呢。

    寇銀生不給他好臉色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,早就習慣了。

    這事兒還上升不到自尊不自尊層次,他就這么想的,寇熇自己愿意,將來也是他和寇熇過,寇銀生愿不愿意他也不嫁,再說他就算是嫁自己還不要呢。

    霍敏繼續揪著霍忱,“她家這是打我們的臉,還沒怎么樣呢就壓制我們一頭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電視劇看多了。”霍忱不耐說這些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挺簡單的一點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男人就一點都不在乎這種事呢?

    是她事兒多嗎?

    霍忱進了廚房,和他奶打聲招呼,提一提這事兒。

    難堪那肯定是給了,但別放心上就得了,以后估計也不會再有這樣的場合了,再見面估計就是等結婚了,一次也就夠了。

    “她爸就沒愿意過,不過這事兒他愿不愿意不重要,你們也別太覺得是回事,不存在什么丟人不丟人的。”

    老一輩嘛,就怕想的多,寬慰兩句。

    霍奶奶點頭:“我沒想多,寇熇這孩子沒的說。”

    至于說她爸……

    有錢人,你懂的。

    以前見過不就是這副樣子的嘛,早就應該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放心吧,家里沒人會因為這事著急上火的,倒是你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啊?”

    “不著急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急,你今年也不小了,女人三十多歲生孩子年齡也挺大的,你說生兩個吧時間一拉長那時候都得多少歲了,要是趁早還能拼個三胎,我現在還能幫忙帶一帶……”

    勉強帶一個她還是能帶的,等過兩年自己年紀大了,那真的是想幫忙都幫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天,你這平時沒少想事情啊,還仨呢,你看我長得像不像你重孫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和你說認真的,你少在這里搭茬,別以為生孩子就女人的事兒,男人年紀大也不好生,你說說你那工作,今天傷了這兒明天傷了那兒的……”那萬一呢。

    “奶啊你趕緊打住吧。”

    再讓老太太繼續說下去,估計他就直接變成廢人了。

    他這一天天的,都傷到哪兒了啊?

    這平白無故就給他安排安排一些不存在的傷。

    霍忱壓根就沒想到結婚呢,生小孩更是距離他很遠,什么時候結婚反正現在沒有想法,還生仨孩子?一個他都不想要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說認真的你這孩子,我說這些話你們年輕人都不愛聽,可太老了真的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身體就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,你想想人一輩子活到一百歲,那也不是五十歲還能生呢呀對不對,不和那些天賦異稟的人比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別說了。”

    霍忱回了客廳,寇熇卸了妝出來,他玩游戲她上手去搗亂,兩個人在客廳還吵了兩句,還動了手,霍忱警告她別鬧,鬧就收拾她,她不肯聽啊,兩人就打上了,是真的那種打著玩的。

    霍敏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一把年紀了,還這樣,兩個人都不長心的是不是?

    白天發生了什么,你們都當沒發生過啊?

    打完她還是搶,他坐在沙發上左躲右躲,看的霍敏都煩了,霍敏就心想你就這樣一直鬧,他肯定生氣。

    換成自己,玩的好好的總有人添亂,你說惱不惱吧。

    “別搶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繼續上手。

    小嘴叭叭叭講個不停:“不對,走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踹你了襖。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……”

    霍敏就等著霍忱發飆,寇熇各種糾纏啊,然后把游戲機給搶下來了,她玩這回換成他看,霍忱給她意見。

    霍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,這就是欺負她不懂愛是嗎?

    這種愛還是距離她遠一點吧。

    能有多遠就滾多遠!

    “你奶跟你說什么了?”趁著沒人往他懷里坐,霍忱上手去按游戲機的毽子。

    “說讓你生仨。”

    寇熇:“我還生一百個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她問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意思,你腦補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都在游戲機上呢,干脆把人摟在懷里一塊兒玩,寇熇一邊玩還想一邊吃水果,伸手去抓葡萄,霍忱用胳膊推她下去:“你下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勁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勁啊。”

    行行行。

    你得勁你就吃。

    剝了皮送到他嘴邊。

    他微微皺眉,霍忱最恨的就是別人把葡萄剝皮,這種水果就應該扔進嘴里咬著吃,干嘛要剝皮呢,多臟啊,她斜了他一眼;“快點的,舉著手累。”

    霍忱閉著眼睛張嘴咬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吃,別給我,不愛吃葡萄。”

    看見葡萄就有陰影。

    “吃點葡萄好。”

    她不肯放棄,一口一口喂,他是滿臉不愿意但還是給了這個面子,霍敏在廚房準備出來,不經意掃了一眼,自己又轉了回去。

    要不要這樣肆無忌憚?

    家里還有人呢。

    多尷尬啊。

    沒眼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回來了?”霍奶奶問孫女。

    霍敏呵呵笑:“我不回來也沒地兒去啊,外面都疊成一團兒了,喂葡萄呢。”

    霍磊他媽皺眉。

    雖說現在不像是過去,但是不是也應該注意點呢,她就不太喜歡寇熇身上的這種勁兒,還沒進門呢那就應該有點矜持,太隨便了。

    “寇熇啊,吃蜜瓜嗎?”霍奶奶問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吃啊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過來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寇熇從霍忱的身上起來,踩著拖鞋顛顛跑進了廚房,霍奶奶指指冰箱:“里面有蜜瓜,還挺甜的,你吃多少切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都切了大家一起吃唄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沒人愛吃這個,都切了以后還得收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霍奶奶給寇熇騰地方,霍磊他媽正在弄魚呢,寇熇愛吃魚啊。

    “寇熇啊,奶奶問你個事兒啊?”

    “你說啊。”寇熇切了一小塊蜜瓜,然后自己咬了吃,挑挑眉,味道果然不錯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這孩子馬上就要落地了,他們小兩口打算生倆,你和霍忱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把寇熇問懵了。

    “到時候打算生幾個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這讓她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這暫時沒在工作列表中,暫時沒這打算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知道呢,沒打算啊?”

    “婚都沒結就考慮孩子,這考慮的有點超前。”

    “結婚不是分分鐘的事兒嘛,你們倆愿意馬上就能辦。”

    寇熇笑:“是啊,我覺得也是這樣的,可霍忱不這樣想啊。”

    扔鍋!

    “霍忱不想結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這頓飯,桌子上就變成了動員大會,勸霍忱早點結婚的動員大會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為是霍忱怕影響自己的戲路所以不想結婚,各種勸。

    寇熇的腳在桌子下纏著他的晃晃噠噠,自己一邊聽一邊頗為贊同的還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年紀不小了呢。”

    霍忱回她一腳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寇熇一臉無奈,恭恭敬敬舉起手:“我什么都不說了。”

    這一腳給她踹的。

    不用說,肯定青了。

    這個混賬東西!

    老老實實吃自己的飯,也不添油加醋了。

    霍奶奶一瞧,霍忱踹寇熇那一腳她看的真真切切的,有些時候吧,老人家也分不清這到底是愛還是一種警告,放在他們過去的人身上這就叫警告,因為不耐聽寇熇講這些話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吃自己的飯,踹人家干什么。”霍奶奶訓霍忱。

    以前還真沒發現,一個男的這小習慣可不好。

    霍忱被眾人轟炸,等吃過飯倒霉的就是寇熇了,她剛剛去刷了碗刷下好感度,剛推門進來,就被人扛了起來,直接給扔到了床上,然后被人打了好幾下,霍忱就覺得她是個小沒良心的。

    催婚我幫你躲,你竟然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是我一個人被催婚嗎?

    “看熱鬧是不是?”

    寇熇想坐起來,可是他按著她,她動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也不疼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別跟他們一起起哄。”

    把人拽起來,給她整理整理頭發,寇熇推開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我得保留現場證據,你這是家暴啊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送她一記大白眼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我不把戰火引到你的身上,他們怎么會放過我。”

    “成,下次你還這樣說,問你你就說我不想結,其他的別嘮知道不?”

    繼續聊這些沒意思。

    什么時候該結婚,什么時候該生孩子,他不需要別人來告訴自己時間,他想結自然也就結了。

    寇熇摟著他脖子從后面撲上來。

    “別鬧!”

    拍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外面都是人。

    “我爸你就別管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是什么意思啊?”她問。

    “負債女償咯。”

    “我償。”笑瞇瞇靠著他躺在床上:“你姐是不是特生氣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還說沒有呢,我看她的臉都要氣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總關心別人的臉青不青,關心關心自己吧。”抓過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:“我和我奶講了,以后也沒什么機會經常見面,再說這也不算是個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寇是越上年紀辦的事情越離譜。”

    霍忱當做沒聽到,你家的事兒我不想插手管,也不大愛聽。

    還是那句話,和他談戀愛的人是寇熇不是寇銀生,他對寇銀生該是什么態度就是什么態度,他不失禮就好。

    “回頭我給你出氣。”

    霍忱依舊不發表任何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剛剛那葡萄真的挺甜的,還有那瓜也好吃,我端進來給你嘗嘗吧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話要起來,被霍忱一拉,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愛吃那些,你也少吃點,都是高糖分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嘴巴饞,天氣冷嘛想吃的東西就多,放心放心胖不起來的,我運動量在這放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起痘了,少吃點甜的,吃點小番茄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別說,這個痘都讓我毀容了……”她趴在床上指著臉上生出來的一顆痘給他瞧。

    “嘴饞!”霍忱吐槽她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