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6 哄的服服帖帖

簡思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偏心眼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霍忱……寇熇吃飯。”霍奶奶擺飯。

    基本霍家現在吃飯就四個菜起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有錢了,而是平時一堆人呼呼啦啦的下來吃飯,不管是肉菜還是素菜不能叫人吃不飽,霍奶奶也不是那種沒良心的人,肉我不能緊著你們吃但菜保準是管夠的,養成習慣一時之間難改的。

    “來啰。”

    寇熇從房間跑出來,去洗洗手,她都坐下了,霍忱人還在屋子里呢。

    “小霍忱,吃飯……”霍奶奶對著門里叫。

    這些孩子啊,走出去人五人六的,回到家生活就不能自理了,這好在是不經常回來,所以她基本都處于一種隱忍的狀態,幾天還是能忍得住不去叨叨的,要是時間一長……

    “霍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先吃,我接個電話。”

    霍忱不出聲他奶就一直喊他,老人家就是要這樣,我不管你聽沒聽見,我喊了你就要馬上出來吃飯,不然飯菜會涼。

    寇熇眼珠子溜溜轉,“奶,我給你買個桌板吧,那種能加熱的,這樣飯菜放到上面去,幾點吃都是熱乎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拿起來手機去下單。

    “可不要那,飯菜涼了加熱一下不就好了。”霍奶奶覺得那些東西都是花里胡哨不實用的。

    而且對于摳門的老太太來講,能不花錢盡量別天天花錢,她見那些年輕人天天收快遞,她背后都罵一個個的都是敗家子!

    你曉得一個月不買東西能攢下多少錢、

    “這個就挺方便的,工人下來吃飯也不用一直熱啊熱的。”

    霍磊他媽一聽來了興趣,還有這種東西呢。

    “是燒什么氣體嗎?”

    霍奶奶:“可不要,那多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是用電的,插著電就行了,長這樣。”說著話拿給霍磊他媽瞧瞧,當大娘的一瞧,幾十塊的也有,上千的也有。

    “現在還是發達了,想要什么用手機上去一瞧就沒買不到的。”她呵呵笑。

    有時候覺得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單了。”寇熇對霍磊他媽道:“估計過兩天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買那么貴的。”霍磊他媽笑呵呵道,其實她也覺得貴點的肯定比便宜的好,貴的能用住啊,你瞧著那些七八十的要是半個月就壞了,還不如一次性買個一步到位的,但這種話總不好說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可能會抗用一點?”誰知道了呢,她覺得是。

    霍忱從房間出來,工作室那邊和他聯系,之前霍忱和一個導演接觸過,本來導演找他是拍戲,但霍忱想投錢進去,談了幾次,談的不是太成功,人家本子沒有任何的問題,投資人也不缺,最近算是明確給了準信,這塊兒的話可能暫時就不用了,那戲霍忱也沒簽,主要是檔期有沖突,雙方彼此留下很好的印象,以后有合適的本子,也許他還準備投。

    落了座,寇熇去廚房盛飯端出來,送到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吃這些?”

    霍忱看她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站著沒動。

    行不行給句話啊。

    站著也挺累的。

    “我吃點菜就得了,飯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工作?”她想想還得送回去,干脆留下來自己吃吧,反正也沒盛多少。

    很少吃米飯,但不是不能吃,他不吃那就她撿著吃唄。

    “想投一部戲,結果不缺投資人……”說著自己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啥片子?”

    寇熇拿起來筷子,和四周的人打招呼:“奶奶吃飯,大爺大娘吃飯,姐吃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飯吃飯。”霍奶奶發話。

    霍忱提了一個導演,寇熇聽著點點頭,兩個人一直在談影視圈的事兒,家里人也聽不懂,但知道這是又要花錢了,不過現在大家都習以為常了,以前總怕他虧,但似乎這孩子眼光還挺獨到的,后來家里覺得這是有寇熇罩著,人家不是大老板嘛什么都懂,應該不會讓霍忱吃虧。

    霍忱是真的有心想投,覺得可惜了,寇熇勸他兩句,慢慢來吧,也不可能你想的事情都能成,一步一步走唄。

    “吃魚。”

    把魚放到他的盤子里。

    霍磊他媽給霍忱夾肉;“我聽人說不吃飯吃肉也不會胖的。”

    寇熇看向大娘:“他得吃牛肉,這個帶皮又有點肥的不行……”她用筷子夾起來,送到自己的嘴邊:“倒是便宜我了,好久沒吃這么大塊的肉了。”

    霍磊他媽笑笑,就專心吃自己的飯去了,桌子上的人瞧見的都是寇熇幫著霍忱處理他不吃的一些東西,其實側面來說做女人做到這個地步也挺慘的,別人家都是男的撿女的不愛吃的吃,到這里直接掉了個兒,霍忱吃的比較清淡,太重口的幾乎不吃,魚肉還得過水,倒是伸幾次筷子都是夾的辣椒,然后剔到盤子里,霍敏慢慢就發現問題了,那一盤子的辣椒幾乎都進了寇熇的盤子里。

    霍家人不太能吃辣,那辣椒又狠辣所以很少人動筷子,但如此霍忱依舊是怕寇熇吃不好。

    沒好氣瞪了霍忱一眼。

    沒出息!

    人家就隨便展現點好,你就感動的不行了,給你那么大的難堪,你就當沒回事。

    又一想,覺得誰能逃出寇熇的手心啊,自己一個女人瞧著寇熇都太會哄人了,不知不覺就把你哄的服服帖帖的,能干不能干的通通干,你說男人也是軟骨頭就吃這一套。

    勸自己還是少看吧,她看不了這樣的事情,瞧著挺生氣。

    不是生氣兩個人好,就是生氣霍忱太容易上套兒了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幾點走?”寇熇問霍忱。

    “一會吃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送你去車站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個車吧。”來回折騰她一趟。

    “沒事,反正我也得順路去我哥那邊一趟,處理點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霍忱吃過早飯就去收拾自己的電腦和手機,他之前代言了一款手機,所以除了這個品牌其他牌子的手機都不能亂用,被人拍到了可能就要賠錢了,關機然后扔到包里,平時都不太用的。

    “你別刷了,趕緊去忙自己的吧……”霍奶奶哄寇熇。

    家里這么多人呢,哪里就用得著你來洗碗了。

    就霍磊媳婦回來,她都不用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有什么活你就吩咐我干,我什么都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行了,去忙吧真的不用你。”霍奶奶放下筷子推寇熇回房間去休息。

    霍忱收拾好,寇熇拿著車鑰匙送他去飛機場,一來回也就兩個多小時,她閑著也是閑著,東西帶帶好人就走了,人一走家里就清凈了,這昨兒回來的今兒又走了。

    霍奶奶窩著碗里的米飯還在繼續吃,她這飯量可不小,覺得能吃也是福。

    “媽你多吃那魚。”霍磊他爸已經吃的七七八八了,開始指揮自己老娘吃飯。

    老太太啊過去的習慣不太好,總多多的吃米飯然后少少的吃菜,又道:“你這菜吃的少,魚肉蛋牛奶你都吃的少,不到八十歲就得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現在條件好,養生的意識也開始上頭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寇熇對霍忱真的是沒的說,來回折騰路上也得兩個多小時……”霍磊他媽笑呵呵道:“霍忱就是魅力大啊。”

    這昨天還不知道是誰說呢,霍忱眼光不好,這輩子算是被寇熇給壓死了,怕他夫綱不振。

    “她愛送,坐個高鐵就過去了,二十分鐘就到非要送。”霍奶奶搖頭。

    有那時間干點別的多好。

    “人家兩個人感情好,你剛剛沒看見說話有商有量的,咱也聽不懂但我瞧著寇熇都能聽懂,霍忱還挺聽她的話,什么都和她商量,真叫人羨慕……”心中感慨萬千啊。

    瞧見兩人這樣吧,就覺得自己這老婆當的似乎就有點不太合格了,沒給丈夫指引過什么路。

    大多數都是吵架,或者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事情成天唧唧。

    瞧著人倆多和諧啊。

    霍奶奶笑:“一百種人一百種活法,不羨慕那些。”

    你瞧著好的,也不見得他沒有一點委屈受,你瞧見兩個人有商有量的,也不是沒經歷過大風大浪,沒啥可羨慕的,那是人家最后得來的。

    “小寇啊,可不是個一般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一般女人也做不到她那地步。

    霍家就寇熇的為人討論點到即止。

    寇熇開車送霍忱,倒不是說她時間多,而是霍忱那車還有挺長一段的時間,他下高鐵還得打車去機場,還不如她直接從高速給送過去呢,反正霍奶奶家這邊距離高速路特別的近,五六分鐘直接上高速了。

    讓他少折騰一點,不就能多休息一點,寇熇就主動送了,上車聽歌,找首自己喜歡的歌聲音控制的盡量低,霍忱在打電話,他說什么她也沒聽,注意力都放前面了,開了能有四十多分鐘下高速。

    把人送到機場,她沒打算下車。

    “有零錢嗎,我身上沒帶錢。”

    霍忱下了車又走了回來,寇熇推開車門。

    她去翻自己的錢包,她身上也很少帶現金,現在也沒辦法去和別人換。

    “就三百,你都拿著吧。”

    從錢包里抽出來錢遞過去。

    “給你留一百吧。”

    身上沒錢那也不行,沒安全感。

    寇熇:“你都拿著吧,我回頭去我七哥錢包里劃拉點。”

    那都不是要了,而是直接劃拉。

    姓寇熇姓寇的之間就是這樣的相處模式,別說這點小錢,你要幾個億你看看寇老七會不會馬上給備好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去見。”寇熇擺擺手。

    車門被帶上她就開車離開機場了,路上也是一直在接電話,助理抱怨說打了好些通電話都沒找到寇熇,她怎么可能不忙呢,身上壓著一堆的事情,不過就是自己刻意沒去接那些電話而已。

    寇熇姿態掏的很誠懇,她爸打掉的面子她都給送回來了,昨兒進廚房洗碗,今兒專程送霍忱,不說哄不哄霍家人,反正霍忱肯定是跑不了。

    霍忱對她一點意見都沒有,哪怕昨天寇銀生給了難堪!

    寇銀生的不給面子,和寇熇足夠的好那么一相遇,霍忱的世界里也就只剩下寇熇的好了。

    回程這電話就沒斷過,她還真的開車去了寇鶴爍那里,兄妹倆也不知道談了些什么,走的時候寇熇還特意去了寇鶴爍的家里看望小二,給包了個特別大的紅包,離開的時候馬丹親自把寇熇送到門口的。

    馬丹她媽就感慨:“你這小姑子啊,沒的說,比她哥不知道強多少。”

    馬丹笑笑:“人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瞧著一點都不像是寇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姓寇的留給她的印象都太糟糕了,特別是老七搞出來這些事情以后,她就越發瞧不上老七了,那傷害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,會褪色但永遠不能被撫平。

    馬丹也只是笑,她想大概普通人看寇熇就是她媽這種,瞧著哪哪都好。

    可寇熇對誰好也是分人的。

    每個人不會平白無故對你去好,誰的心里都會有一桿秤,她和這個小姑子關系依舊,甚至比以往更好,但馬丹和寇熇不交心,她和霍敏交心也不和寇熇交心。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寇熇太精了。

    這人就精到,沒辦法交心,相比較而言,霍敏很傻,真的傻氣十足的那種,馬丹講什么霍敏就真的信,馬丹也不是涮著霍敏玩,而是女人某些時候也是沒辦法,被逼的狠了,心也就硬了,你可以拿著霍敏當棒椎,她非但不會發現還會一直對你好,那人就是一根筋的,但寇熇不一樣,你稍不留神就可能把自己的心明明白白攤在她的眼光下,馬丹怕那樣的寇熇。

    你玩的任何把戲都逃不過寇熇的眼睛,這說起來也挺可怕的,所以她和寇熇現在是不交心的狀態。

    小姑子也好,丈夫也罷,她要的不過就是安穩的生活,現在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,她也不想折騰,該討好繼續討好,反正自己也沒有一虧吃。

    至于她媽……有些話也不能講,因為就是親媽有些時候嘴巴也是不嚴的。

    那次沒死成她就活明白了,人這輩子啊,別活的太實誠了,偶爾還是要給自己留條后路,那心眼多的永遠就比心眼死的過的更好一些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