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

女王不在家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福寶的七十年代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187章

    番外之生金——上

    折騰了一上午,福寶總算是學會了騎自行車,可以搖搖晃晃地繞著廣場轉一圈,轉彎的時候方向把握也不錯了。蕭定坤對此很滿意:“沒事多練練就行了,先買個自行車,自己在學校沒人的地方多騎。”

    福寶心里還挺開心的,騎自行車的感覺和走路真不一樣,高高地坐在座位上,自己掌控著車把,想往哪里走就去哪里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開始準備買一輛自行車了,買自行車是要工業票的,福寶她們這種普通大學生平時很難分到工業票,都是日常用品糧票什么的,不過這對于蕭定坤來說當然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意思是,不讓福寶買市面上的大金鹿什么的普通自行車,他已經托人從南方弄一輛女士的自行車,那種自行車比普通自行車小巧省力氣,也更適合女生騎。

    福寶聽著,自然覺得不錯,就等著蕭定坤的自行車了。

    誰知道這天福寶回到家,就見四合院里放著一輛嶄新的自行車,樣式比普通自行車好看,而且前面沒有橫梁的,福寶正疑惑著,就聽到于老爺子得意地道:“怎么樣,這個好吧?”

    福寶:“這是?”

    于老爺子:“你前兩天不是說要學騎自行車嗎?我讓你爹趕緊給你弄了這樣的車,這個自行車是女士自行車,姑娘家騎著好看,比普通二八大梁自行車省力氣!”

    福寶:“啊?”

    可是蕭定坤那里也已經買了啊!

    于老爺子滿臉期待地看著福寶:“怎么樣?喜歡吧?”

    福寶還能說啥,當然是說喜歡。

    于老爺子又催著福寶趕緊騎騎看,這個時候于敬躍也回來了,在那里吹噓著這種自行車如何好,如何難弄到,最后嘆息:“也就是姐姐你要這種自行車,我想要個山地車,咱爸根本不搭理我!”

    福寶在一家子期望的目光中,只好騎上了這輛自行車,騎上后才發現,果然這種車子對于她來說,比起二八大梁更合適,省力氣,也相對來說比較矮,一條腿稍微抻一下就能撐到地上,這樣就不怕摔倒了。

    當天在于家住的,第二天回去學校,在一家人期待的目光以及寧慧月各種囑咐中,福寶小心翼翼地騎著那輛女士自行車過去學校,一進學校,自然引來了不少人的矚目。

    大家在市面上也見到過這種樣式的自行車,不過還是罕見,一個個又羨慕又好氣地打量。

    福寶回到宿舍,把那自行車給大家一指:“你們可以用我這自行車學騎車了,這個不像二八的那么高,不容易摔倒。”

    幾個舍友在看了一番稀罕后,都無奈了:“我們可不敢用這個學!”

    誰都知道,學騎自行車肯定要挨摔的,這種金貴稀罕的自行車,摔壞了怎么辦!

    福寶見大家這么說,也是有些無奈,心里卻在琢磨著,她得趕緊去找蕭定坤,告訴蕭定坤,千萬別給她弄自行車了,之前那個指標能送別人就送別人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七月暑假的時候,期末考試一過,暑假開始了,福寶早已經和家里通過信,今年暑假不回去了,而是讓劉桂枝帶著爺爺奶奶過來首都,一個方面是熱鬧一下,讓兩個老人再來玩玩,另一個則是劉桂枝要和蕭定坤商量這衣裳出口的事。

    蕭定坤在大滾子山建的工廠已經完工了,上個月開始投入使用,這一下子在當地招收了不少農民干活,為了這個,當地的縣委領導什么的也非常重視,甚至和蕭定坤談過一些具體優惠條件。

    也是巧了,負責這件事的正好是李明栓。

    如今工廠竣工,投入使用,衣裳也源源不斷地做出來,蕭定坤在國外找到了銷路,也拿到了出口的指標,已經和國外簽了一筆合同,而接下來蕭定坤就要研究怎么擴大產品線,并且大規模地投入生產。

    劉桂枝來到后,寧慧月那里當然是熱情地盼著劉桂枝一家子住在于家,不過劉桂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畢竟自己可能住一個暑假呢,老麻煩寧慧月這里也不好,寧慧月聽了,差點拉下臉來:“我當時去大滾子山,在你那里吃喝住的,我也客氣呢!”

    劉桂枝笑嘆了聲:“又要叨擾你了!”

    寧慧月笑了,拉著劉桂枝的手:“咱兩雖然非親非故,但你閨女就是我閨女,這就是一家人,一家人不說兩家話。”

    于老爺子聽說顧老爺子還有苗秀菊過來,高興得不行了:“哎呦喂,這下子咱家又熱鬧了!”

    他年紀大了,于安民和寧慧月平時上班,一個人和保姆在家,沒什么話可說的,雖然經常過去找老戰友,但也不能天天去找啊,有顧老爺子和苗秀菊來了,就有了說話的伴,最關鍵是,還能一起夸夸自家孫女嘛!

    家里熱鬧了,福寶也正好放暑假,放暑假期間她雖然也有學習計劃,但畢竟比起平時來還是要輕松的,當下抽出時間來帶著兩個爺爺一個奶奶還有一個娘在首都到處逛,玩玩這里,看看那里的。

    有時候蕭定坤也會抽時間陪著她,一起帶著老人家們到處走走見識見識,再拍一些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洗出來后,拿給苗秀菊看,苗秀菊樂得不輕:“我年輕時候都沒拍過照片,現在老媽子一把歲數了,拍了這么多照片。”

    這邊每天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,劉桂枝卻突然想起來一件事:“對了,福寶,你還記得生金嗎?”

    福寶:“生金,他怎么樣了?今年考上大學了吧?”

    上一次過年回去,見過一次生金,不過當時人太多,沒怎么有機會說話,當時她知道生金正在抽時間學習準備今年的高考,現在按說應該已經下來成績了吧?

    劉桂枝笑嘆了一聲:“這孩子不容易,白天在養殖場上班,晚上自己加把勁學,今年真考上了,還考上了首都理工大學!”

    福寶眼前一亮:“那考得不錯啊!”

    首都理工大學在首都乃至全國來說都是排名前十的學校了,而且現在這年頭講究學理工科,學會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,能進理工大學,以后畢業分配就業總歸不會差的。

    劉桂枝:“聶老三媳婦那人你也知道的,生銀也是只顧著自己,他這一年不容易,好在這孩子爭氣。”

    福寶默了片刻,笑了:“當他來首都,我去和他見面聊聊,畢竟都是一個村的,他人生地不熟地來了,總得照應著點。”

    這話聽得劉桂枝連連點頭:“是,再怎么樣都是一個村的呢。”

    暑假結束,到了開學的時候,苗秀菊幾個帶著一堆照片和各種稀罕的回憶滿足地回去大滾子山了,福寶又投入了緊張充實的學習中,當然了她還記掛著生金,特意打聽了打聽,找到了理工大學里生金的宿舍。

    她找到生金的時候,生金正一個人在宿舍里收拾床鋪,猛地見到福寶來了,倒是有些不敢相信,之后便有些緊張地搓了搓手:“福寶姐,你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福寶聽到他叫自己姐,倒是有些說不上來的滋味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