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如何處罰?

擠墨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都市之修真仙帝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如何處罰?

    蒼天大殿,在淡淡云霧繚繞中,顯得有些飄渺出塵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青長老拍了拍李墨的肩膀,示意其不要害怕,李墨自然不會害怕,跟隨著青長老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蒼天宗主坐在中央,兩旁坐著十余位歸一境長老,除卻外出的幾人外,剩余的皆是在此,包括,紫長老,封長老,林長老,長夜以及木長老與陽長老。

    李墨走進去后,所有的目光,皆是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瞬間便感受到了一陣陣的刺目,這些目光,大多是帶著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蒼天宗主臉色平靜,不悲不喜,看不出什么情緒。

    “李墨,將在那處山脈之中發生的事情,盡數道來!”蒼天宗主道。

    李墨便將在山脈之中的事情簡單描述了一遍,因為他知道,蒼天宗主,還有此地所有人,必然也都是從紫長老,封長老口中得知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你將三位宗主擊傷,然后你朋友又擊殺了青元宗宗主!”蒼天宗主的眉頭微皺了起來,“你可知這樣的后果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我不反抗的話,便會死!”李墨語氣平靜。

    “其實你做的并沒有多大的錯,在山脈之靈的幫助下,修為大增擊退三位宗主,但錯不該讓你那朋友將青元宗主斬殺,這不但連累了你,還連累了整個宗門你知道嗎?”蒼天宗主的語氣已經嚴厲起來。

    李墨,沉默不語,若不是他發出這一擊后,所剩的修為不多,他恐怕會將那三位宗主全部斬殺,而不是只殺一個。

    看見李墨沉默,蒼天宗主微嘆了一口氣,“你是我宗門天驕,是宗門的未來,必然會成為歸一境的修士,我自然不想如此責備你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紫長老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撞,“你如此做,有可能會導致整個宗門毀滅,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長老的意思是,我站著讓那三位宗主殺,而不能還手?”李墨露出了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敢如此對我講話?”紫長老猛地站起來,身上氣息快要無法壓制,臉色暴怒。

    “紫長老,你這是何意?那種情況下,若不是李墨的話,以那三宗宗主的性格,恐怕我們幾人都要交待在那里了,李墨這是救了我們的命。”青長老極為的不滿。

    “青長老,無論如何,既然已經擊傷了三位宗主,你們走便是了,為何還要殺一人,現在是青元宗要舉宗殺來,沒了青元宗主我蒼天宗還能抵擋,但若是赤陽宗主或玄月宗主也因此懷恨在心,一同前來,我蒼天宗千年基業便要毀于一旦嗎?”長夜冷聲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此人當時在內門的時候,便處處惹禍,當眾斬殺其余內門弟子,這樣的弟子,遲早會為宗門惹禍上身的,天賦再高又如何,再者,我們已經有云詢五人,也根本不在乎他一個!”陽長老亦是冷聲道。

    李墨冷眼看著一眾長老,臉上浮現一絲笑容,蒼天宗,也不過如此,現如今,自己也不需要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在說什么?”青長老暴怒,“殺人的又不是李墨,乃是他的朋友,李墨是我蒼峰弟子,豈能容你等如此嘲諷?若不是李墨,你紫長老,封長老,林長老能夠安然歸來嗎?不感激也罷了,現在竟然怪罪與李墨,你們良心何安?”

    “但現在讓我宗門受連累,是不是因為他?”紫長老不依不饒。

    “必須得嚴懲不貸!”長夜狠聲道,心中大為高興,沒想到還沒等自己出手,李墨自己便惹事了。

    “夠了!”蒼天宗主道了一聲,所有人都暫且安靜了下來,“李墨,此事你做的并沒有過錯,但你朋友斬殺了青元宗主,他們找不到,只能來找你,且會連累宗門,這樣吧,你將你朋友的行蹤告訴青元宗眾人,讓他們冤有頭債有主,去找你那朋友,以示清白,這樣,也不會連累宗門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!”李墨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?”蒼天宗主眉頭一皺,臉色有些不悅,從幾位長老得到的消息,那棺中花李墨都給了他朋友,兩人的關系,絕對是生死之交,怎可能不知?

    “宗主,看到了沒有,他根本不在乎我們宗門,只在乎他那朋友,即便已經惹得我們宗門被連累,依舊不在乎,我們還護著他做什么,將他交給青元宗眾人不就行了!”長夜道。

    “長夜,你在說什么?”青長老眼眸之中露出一抹殺意,“我蒼天宗豈是那種宗門,傳出去,被南域修士不笑死?竟然將宗門弟子主動交出去,這種話你怎么說出口的?”

    面對青長老,長夜還是非常忌憚的,畢竟兩人實力相差巨大。

    但紫長老可沒那么多的忌諱,反而冷笑道:“我覺得這建議不錯!”

    “李墨,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,道出你那朋友的行蹤,告訴青元宗眾人,然后我宗門自然會護著你!”蒼天宗主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!”李墨依舊只是平靜的道出了三個字。

    蒼天宗主的臉色,徒然一變,顯然亦是生氣。

    “李墨,你真不知嗎?”青長老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!”李墨搖頭,他的確不知,但即便是知道,也不會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宗主,李墨乃我蒼峰弟子,我了解他,他肯定是真的不知,而不知有意隱瞞!”青長老立刻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確定?你敢保證嗎?”紫長老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不敢保證?”青長老怒聲道。

    “青長老,此事事關我宗門的安危,若他不愿道出他朋友的下落,青元宗必然會殺來的,說不定還有赤陽宗,玄月宗,到時我們怎么辦?青長老您可想過?”長夜問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將李墨殺了,或者交給青元宗不就完了,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名義來我宗門鬧事!”陽長老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!”

    “這樣做也未嘗不可,此事一定是要解決的,或者說給青元宗一個交代,畢竟死了一位歸一境五重的宗主!”

    “逐出宗門!”其余長老,也都是紛紛開口,要處置李墨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