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0章 覺悟

會狼叫的豬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垂釣之神最新章節!

    韓非極為慶幸:自己去過十萬大山,繼承了多種戰法的同時,也讓自己更加小心各族戰法。

    自己可以攻其不備,偷襲別人,但那些自己陌生的生靈,自然也會有不同的攻擊手段。同樣,也可以做到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就像是此刻,韓非看似是操控了魚井的身體,其實只是把魚井當成了自己虛無之線的載體。

    一個照面,魚井被人拿下。

    一聲怒吼,韓非和老烏龜相繼出動,虛無之線扣出,黑霧籠罩。驚天劍芒橫空而斬,兩名高級尋道境生靈,直接被一劍給斬了。

    從絕對的實力上來看,高級探索者,這會兒已經完全不是韓非的對手了。

    那尋道境巔峰的海妖,身體枯萎。

    然而,當他被黑霧籠罩的那一瞬,有一件極品神兵自爆。頃刻間,韓非被轟出去數百里,感覺五臟翻滾,體表出現了多處豁口,有金色血液滴落。

    那尋道境巔峰大妖更慘,爆炸距離他最近,被這么一搞,被這么瘋狂一炸,當場就被炸成了一個肢體殘缺不全的人。

    這不,韓非看見那尋道巔峰的大妖,變成了一只大章魚。只是,這會兒,觸手被炸沒了四根,就還剩下五根了。這一刻,后者剛撕裂出空間,跑到了外界。

    而韓非心頭一動:哎,魚井呢?魚井哪兒去了?

    老烏龜無語道:“那小水母本來體魄就弱,極品神兵自爆,他區區一只初級尋道巔峰,當然被碾得渣都不剩下了。”

    韓非訝異道:“不能夠吧?好歹也是也尋道境啊……”

    韓非頓時無語了:我特么才剛剛找了個間諜,本來只是想迷惑一下前來追擊的尋道境大妖……未曾料,這一個照面,間諜涼了……

    韓非怒喝:“混賬,我要弄死那章魚。”

    韓非并未撕開空間,直接在虛空追擊。他可以在這虛空中看到外界,發現那大妖正舉著一只大海螺,正“嗷嗷”呢。

    韓非臉色大變:“不好,趕緊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說時遲,那時快,韓非甚至都來不及對自己丟神愈術,就一馬當先追了出去。這一刻,他也顧不得藏著掖著了,雪之哀傷于虛空中出手。

    在空間被撕裂的那一瞬間,漫天刀流匯聚。只見那大章魚的反應也是不慢,在那章魚腦袋上,竟然開了一道大眼。

    “滋溜!”

    如激光般恐怖的射線,直接照射在韓非身上。

    韓非當即色變:皮被燙破了?

    這特么什么攻擊?連自己現在的體魄,都被輕易燙破?

    而那大章魚也懵了:這特么什么體魄?我紫電神光,竟然連人都沒擊穿?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韓非怒目,怒吼:“吼!”

    百獸鎮魂吼出,雪之哀傷配合出手。

    一擊之下,韓非竟然將這尋道巔峰大妖給戳穿了。這可是相當可怖的戰績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一刻,黑霧再次將那尋道境大妖包裹。韓非低頭,看了胸口,正中央偏右一點,被那驚虹一瞥的紫光射穿,差點兒被穿了個通透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心底,老烏龜是聲音響起:“不好,速走!”

    韓非才撕開虛空兩秒還沒到,忽然就一個哆嗦。緊跟著,就聽老烏龜提醒。這會兒,他哪兒敢怠慢?直接“嗤啦”一下,再次撕開空間裂縫,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看見韓非腳下陣法突突突,都是隱匿陣,迷霧陣之流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只看見一只大手一掐,數十道陣法,轟然碎裂。

    一條銀藍色的海馬,出現在這方虛空之中,搖身一變,就變成了一個人類模樣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這海馬捏碎陣法,卻發現在一堆陣法中,竟然有一個短距離傳送陣,此刻正在湮滅。

    這海馬尊者心念一動,立刻掃蕩四方,只是眉頭越發皺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沒人?”

    直接將周圍五萬里,全都掃蕩了一遍,這海馬尊者也沒有發現有人。這才對著一只大螺傳音:“發現目標,不過被他給跑了。不是尊者,應該是探索者巔峰這一層次。此人隱匿之法,頗為精妙,能避開我的感知。我親自坐鎮冰神峽,等他下一次出現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這海馬是在跟誰說話,反正這會兒,韓非是聽不見的,他已經鉆進了煉化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直到半個時辰之后,在那波濤起伏的滄海之中,一只小水母,忽然就舒展了一下身軀,悄悄摸摸往寒冰域外海游去。

    魚井慌得一批!

    韓非,包括那尊者,都不知道:他魚井的本體,是一種極為特殊的水母,被稱之為厄運水母。

    之所以魚井不肯上前線,就如同他那名字一樣,基本上去了就回不來了。他是真的會觸發厄運!

    這不,距離冰雪城墻,還有20萬里呢,就遇見了韓非這個殺痞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跟韓非結盟了。這殺痞又很能搞事,又給尊者盯上了。

    好嘛!現在,韓非也不知道有沒有被弄死?但是,這事兒它不管了。被弄死最好,自己還搶了一批資源放在身上,沒給韓非呢。

    魚井不緊不慢地逃離。

    作為厄運水母的特性,那就是他的復蘇能力,超乎想象的強。

    厄運雖然是厄運,但若不是十絕之死地,他一般死不掉。只要死不掉,不出10年,就可以重新修回來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身上還有資源,可以大大縮短重修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呵!老子以后,再也不混前線了。老子要去混王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非的一波快速強攻劫掠的戰略路線,就此以失敗告終了。

    這會兒,韓非罵罵咧咧道:“魚井那混球,不是說冰神峽無尊了么?果然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。我還是心思太過單純,這一點需要總結教訓。”

    老烏龜聽著韓非自言自語,干脆就不講話了。

    你還單純?你渾身上下,哪兒單純了?那魚井小伙子不挺好么?被你拉去當炮灰,直接被炸得尸骨無存了都。

    韓非有點惋惜地掏出幾枚日月貝過來,這是剛才順手,從那尋道巔峰大妖身上,擼下來的。加上之前,也擼了一個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

    老烏龜:“咋了?”

    韓非瞳孔放大:“忘了,還有一批資源,在那魚井身上呢。個龜兒子的,玩砸了。”

    老烏龜氣吼吼道:“來,你說,龜兒子怎么你了?你知道萬族之中,多少人欲當本龜之子?”

    韓非一臉無語:“這你也氣?”

    老烏龜重重一哼:“其實吧!你小子也算不錯,如果能認本皇當義父……”

    沒等老烏龜把話說話,韓非嗤笑一聲:“就沖你這句話,你欠我一個尋道巔峰的大妖。記住是欠的……你哪位啊你?還想占我便宜?小爺我堂堂王者之姿,豈容他人玷污?”

    老烏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倆人扯了一會兒,韓非瞅著自己那200多萬斤的靈泉,心說:外面暫時是不能去了,這冰神峽還得徐徐圖之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徐徐圖之?水木天那邊戰爭打完了,自己就更沒機會混入冰神峽了。而且,還把自己陷入了絕地之中。

    韓非喃喃道:“如果我是對方尊者,肯定盯死了這方空間。”

    老烏龜道:“誰讓你自己畫了個短距離傳送陣出來?若是長距離傳送陣,自然就不會有人盯著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韓非黑著臉道:“那么短的時間,我也得有那個時間去刻陣啊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行,海域危險,我得先提前畫個幾百張魚皮圖才行。”

    老烏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天后,韓非身前,已經擺了一大堆魚皮卷了。

    他琢磨著:是不是應該先出去一趟。

    忽聽老烏龜說道:“你以為,尊者就那么沒耐心?”

    韓非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韓非一咬牙,如果那尊者看個十年八年的,自己還咋跑?

    這一刻,韓非真想隱藏了真實境界,然后變回海靈境。

    “嗯?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韓非心頭一動:自己有多久,沒有注重過,自身功法的修煉進展了?

    只看見韓非身體忽然一正。對了,自己學過的戰技術法太多了。時至今日,很多術法都被自己的潛意識淘汰了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有煉妖壺啊!我為什么要淘汰?

    那一刻,韓非內心重燃,他發現自己似乎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上海快三形态图表和值走 pk10最牛计划网站 pk10走势图规律 内蒙古快三中奖的计算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两元网 股市行情网 股票分析师一个月多少钱 广东36选7开奖官网 河南快三哪里有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河南快三豹子号预测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果 快乐扑克牌3怎么玩法 排列5玩法介绍 快乐12一定牛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