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9章 未接來電

果味喵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絕頂槍王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擔心。”陳堯微微皺眉,看了一眼桌上靜音的手機。

    一個號碼已經打了三遍電話進來了。

    那是周于斯的號碼。

    陳堯看了看,沒有接,想著等會兒再打回去。

    他繼續跟雷道遠說:“第九輪,我們肯定會出現在晴川閣號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雷道遠說讓他們崩,也就是說說而已,他當然知道沒那么容易,“拿獨裁戰隊的主場,我們也很期待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怕死啊。”張寧一把把他甩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一個人跑來獨裁戰隊基地,還當面開嘲諷。

    他就不怕他們直接把訓練室的門一關,麻袋一套,給他打成豬頭再扔出去?

    反正,張寧現在是真想這么干。

    可能秦一燭還沒什么感覺,但張寧他們可是牙癢癢的……

    從他們還是七中校隊的時候,雷道遠就沒少“關照”他們,現在有機會了,報復一下好像也沒什么毛病吧?

    不過,馬上雷道遠就去跟秦一燭,商量第八輪干樹袋網絡的細節了。

    季曉茹那邊和秦一燭,必須得隨時對上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人會讓樹袋網絡對這一場比賽的宣傳、投入達到峰值。

    然后,再直接把他們打落下來。

    陳堯也沒有再參與,他和沈照樓打了個手勢,就去回周于斯的電話了。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嘟嘟嘟……

    忙音。

    陳堯在走廊上站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沒接周于斯的電話,周于斯打電話給別人了吧?

    他索性站在門口等著。

    估摸了個五分鐘左右,他又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嘟嘟嘟……

    還是忙音。

    雷道遠已經走出來了,和秦一燭揮了揮手:“我先回去了。有什么需要溝通的,我再過來,不要在電話里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一燭這還是第一次把雷道遠送出訓練室的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剛剛收到消息,驚弓那邊比賽結束了,驚弓輸給龍吟了哈哈哈,”雷道遠朝著陳堯打了挑釁的手勢,“你猜,我今天能懟周于斯多少字?”

    陳堯看了一下手機的電量。

    3%了。

    他索性收起了電話,讓沈照樓充電去了。

    哪有時間理會雷道遠這種無聊的挑釁?

    他們今晚的訓練,還遠遠沒完呢……

    “驚弓真的輸了?”陳堯進門的時候,還是問了一聲沈照樓。

    “呃?沒注意,”沈照樓今天腦子都是亂的,“好像是的吧?啊,那我剛才算什么啊……驚弓下半循環輸了蜀道、暗影、獨裁,還有今天的龍吟,我們只要第八輪贏了蜀道,啊,冠軍就很有希望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陳堯回到自己的機位上。

    秦一燭剛剛回來。

    他朝著陳堯打了個響指:“剛才套了一下話,嘿,沐顏上次車禍還沒好全,估計沒辦法飛過來打客場了,第九輪的暗影,就交給你們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他不是故意在給你漏假信息?”陳堯對沐顏不來晴川閣號,可并不會抱多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年的冠軍熱門驚弓,在第七輪比賽結束之后,算是已經失去了爭奪冠軍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在雷道遠有經驗、有預謀的帶節奏下,媒體鋪天蓋地的指責,全部砸向了驚弓……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,在專心準備第八輪大戰的陳堯他們,并沒有太關注。“驚弓戰隊第一輪的比賽中,就已經暴露出了相當嚴重的問題,我之前已經有十篇以上的文章,講得很清楚了。死小卒對隊伍掌控的不穩定,以及他個人數據的糟糕,都是導致驚弓戰隊下半輪遇到強隊秒跪

    的原因……”“今天我就不分析驚弓輸比賽的場次了,我們分析一下驚弓戰隊贏比賽的那幾場。驚弓戰隊第三輪對清河,隊內一號位一直被牽制,死小卒沒有任何辦法,如果他帶的不是驚弓,而是任何一支其他戰隊,那

    場比賽早就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同樣是第七輪的比賽,我們今天仔細對比一下,陳堯的數據,和周于斯的數據……”

    星期二的晚上,陳堯才看到了雷道遠寫出的這些東西。秦一燭掃了兩眼都笑了:“他這心虛還真是虛得狠了,他這是想靠場外直接把驚弓弄出隊內矛盾?甚至周于斯退役是最好的,嗯……他今年抓了周于斯的小辮子,贏了驚弓,明年他連跟周于斯再在賽場上對

    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慫成這樣吧。”陳堯皺眉關掉了新聞頁面。

    “他怕啊,萬一驚弓再出一個方驚堂,可怎么搞?”秦一燭笑著搖頭道,“而且,還是有指揮能力的方驚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陳堯想象了一下如果方驚堂有指揮能力……

    那對于其他戰隊來說,確實是挺災難的。

    訓練完,已經是十二點半了。

    陳堯翻回手機,又是三個未接電話,全部是周于斯的。

    他想回撥,但看了看時間,又搖了搖頭,把手機放回口袋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八輪比賽之前的訓練,非常的順利。

    蜀道戰隊是一支能夠融入任何地圖的戰隊,而陳堯,在各種訓練中,覺得自己已經不僅是能融入地圖,而且,他還能融入蜀道。

    有時候,他到地圖的某個地點,看到地圖上的某個東西,腦子里蹦出的就是“如果是蜀道會如何如何”的想法——雖然他一點也不知道這種想法是怎么產生的。

    第八輪的比賽是在星期六的晚上七點半,而陳堯他們決定星期五晚上就過去,在那邊停留一天,以免第二天下了飛機就上賽場,影響狀態。

    “多帶一個鍵盤,一套鼠標,估計戰斗強度會很高,壞了得有換的,”沈照樓整理著他們每個人的證件,核對了一下機票時間,“可以了,現在去機場應該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嘿,沈溪橋說晚上去他家吃飯。”秦一燭揮著手機說道。

    “別啊……”霍小乙頭疼地擺手,“要去你們去,我不去。去他家,明天比賽我們就不用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個變態拉著我們打一晚上游戲,睡兩個小時直接去賽場都能照樣殺人如麻,”秦一燭覺得霍小乙說得也有道理,“那不去了,我拒了。他是變態,我們又不是變態……”

    “陳隊,關燈啦。”沈照樓按熄了燈。

    忽然一下,她就覺得心里空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剛才他們熱火朝天地在整理東西的時候,陳堯一直在看手機。

    而她把燈關了之后,訓練室里就只有陳堯手上的手機還亮著。

    而手機的亮光照著他的臉……他的臉上,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反光?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全部 炒股入门书单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九游透视辅助免费 黑龙江省11选五手机版 36选7的开奖结果 全国开奖公告 黑龙江省11选五手机版 历年意甲射手榜 佳永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捕鱼大师现金版 2017 股票的涨跌和什么有关 辽宁35选七的开奖结果 大富翁捕鱼1期下载 长沙麻将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