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異界(132)

葉天南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仙師無敵最新章節!

    所有黑曼巴護衛隊的隊員都分到了任務,龐小南和李易斯負責把蜘蛛腿里的肉給剔出來,還有人被派去找柴火,當然,還有人負責警戒,雖然大蜘蛛是死了,不過這危險的叢林里,不知道還會有什么其他的生物出現。

    龐小南和李易斯拿著短刀,先來到那個最小的巨蜘蛛身旁,這個倒霉孩子,一出場就被黑曼巴護衛隊的火力給打成了篩子。

    這個巨蜘蛛的腿大概有成熟的竹子那么粗,龐小南和李易斯一人切開一條腿,開始把里面的肉給挖出來。

    李易斯邊挖肉邊問龐小南:“你每次跟怪獸打架,怎么一點都不害怕,我看你每次都是第一個沖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說實話,李易斯是有些怯場的,雖然在擂臺上他無所畏懼,但是到了這神秘的大自然中,他看到這些形形色色的怪物,總是先想著如何躲避。

    “你沒聽過一句話嗎?”龐小南抱出一大捆肉,放在了草地上,“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,如果我不沖上去打它,它就會想辦法打我,本來這就是你死我亡的戰場,它們這些畜生可不會想著饒我一命,所以我只能奮力把它們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佩服你,”李易斯一路看著龐小南在海里勇斗滄龍,又在叢林里與各種怪獸搏斗,對他心生敬意,“下次我一定跟著你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就是個本能反應,”龐小南繼續在蜘蛛腿里面挖肉,這蜘蛛肉果然和螃蟹肉差不多的形態,“你沒必要勉強,保護好你身邊的人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慚愧啊,我連自己都沒保護好。”李易斯在巨蜘蛛沖進黑曼巴護衛隊的時候,和其他人一樣,被巨蜘蛛的前足給甩了出去,雖然憑借高強的武功沒有受到什么傷,卻沒有機會和能力與巨蜘蛛搏斗,幾次想跳上巨蜘蛛的身子,都被巨蜘蛛的幾條長腿給格開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打架啊,有時候也看點運氣,”龐小南沒有懷疑過李易斯的態度,只是他知道李易斯也許實力方面確實有些不濟,“這樣,下次,你跟著我,我保證你打的盡興,只要你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這個鼓勵的話聽在李易斯耳朵里,讓他熱血沸騰,“好,聽你的,下次我就跟你沖出去。來了這里,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,怕死也救不了命。”

    看著龐小南他們把蜘蛛肉從蜘蛛腿里面抱出來,科考隊的隊員們看的心潮起伏,剛剛這幾只巨蜘蛛還想著要他們的命,現在卻成了他們的盤中餐,而且那肉看起來紅白相間,滑滑嫩嫩,很好吃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誒,你說這大蜘蛛的身子能不能吃?”蜘蛛腿里的肉基本上都被掏出來了,李易斯關心起巨蜘蛛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理論上是可以吃的,”龐小南想起托泰克差斯基說的油炸大蜘蛛的傳聞,那吃的不就是身子嘛,“不過現在我們的肉夠吃了,再說那身子上的肉,搞起來也麻煩,先放著吧。”

    一只蜘蛛八條腿,一條腿就是大樹一般的粗細,里面掏出的肉足有十幾斤,一個人都吃不完,三只蜘蛛就是二十四條腿,科考隊加黑曼巴護衛隊現在總共才十五個人,吃兩餐都夠了。

    龐小南從一條腿的內側剔了一小塊帶骨膜的蜘蛛肉,拿到了小田莉瑪的面前,“小田莉瑪教授,麻煩你化驗一下,這肉有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小田莉瑪從背包里拿出了儀器,開始仔細的檢查這看起來美味無比的蜘蛛肉,嘴里嘟囔著:“但愿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和李易斯把蜘蛛肉收集到了一起,出去找柴火的黑曼巴護衛隊員也回來了,這熱帶叢林里氣候潮濕,要找一點干的柴火是真不容易,他們找回來的好多柴還帶著點濕氣,只怕沒有那么容易點著。

    布克頓林看著那一捆捆的木柴,皺了皺眉頭,吩咐道:“你們把木柴都放到太陽底下,再曬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太陽雖然馬上就要落山,不過落日的余暉還是很厲害的,畢竟這是熱帶的太陽,能夠蒸發大量的水分。

    小田莉瑪的分析結果也出來了,她興沖沖的跑到了龐小南的跟前:“沒有毒,可以吃!”

    原來無肉不歡的人群到處都在。

    太陽漸漸的收斂了光芒,夜亮慢慢的升起,而黑曼巴護衛隊也升起了篝火,準備烤蜘蛛肉吃。

    龐小南和李易斯找來一根根一米多長的樹枝,把蜘蛛肉穿到了上面,然后把這穿著蜘蛛肉的樹枝放在篝火上烤。

    那蜘蛛肉被考得泛著金黃的光芒,一股淡淡的肉香在空中彌漫開來,每個人聞到了都忍不住咽下口水。這些人雖然才幾天沒吃肉,不過現在真正體會到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,人間煙火就是讓人懷念。

    看到蜘蛛肉差不多烤到要焦的地步,龐小南收回了樹枝,忍著燙手的溫度撕下了一塊肉,然后放到了嘴里咀嚼起來,“嗯,不錯,外焦里嫩,松緊適中,嫩滑爽口,香香甜甜,要是再有點蘸料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把樹枝遞給了身邊的小田莉瑪,這位同志坐在他身邊已經很久了,眼里冒著綠光,“小田莉瑪教授,你先吃吧,小心燙。”

    小田莉瑪接過樹枝,迫不及待的把嘴貼到了蜘蛛肉的上面,“啊……燙燙燙!”她忘了龐小南的警告,嘴唇被燙的起了個泡。

    于是她只好改用手撕,慢慢的享受起這美味的蜘蛛大餐。

    “你慢點,分給其他人也嘗嘗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又拿起一根樹枝,繼續烤他的蜘蛛肉,有時候,看著肉在那里滋滋作響,比吃到肚子里還讓人開心。

    為什么廚房里的廚師都不吃東西就飽了,因為秀色可餐啊,看都看飽了,加上那香氣,聞也聞飽了,所以還不用吃就飽了。

    經過漫長的等待,所有人都分到了蜘蛛肉,都低著頭默不作聲的享受那好吃到爆的野味。吃了好久,所有人都吃的很飽很飽,再也吃不下了,一個成年人,一頓能夠吃一斤肉就膩了,再好吃的東西,也張部下了。

    地上還有一堆沒有烤的蜘蛛肉,龐小南對布克頓林說:“隊長,你看這剩下的蜘蛛肉怎么辦,我的意思是,別浪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,繼續烤?”布克頓林皺起了眉頭,他手上拿著一根樹枝,上面還有沒吃完的烤肉,“可是,大家都吃不下了呀。”

    布克頓林看看四周,到處都躺著肚子滾圓的隊友們。

    “不,我們現在不吃,等到晚上的時候,或者沒有早上,誰想吃誰烤,”龐小南的食量很大,他可以不吃,也可以吃很多,他已經吃完了一根樹枝的烤蜘蛛肉,“這東西我們也帶不走,只能是裝進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這么辦吧。”布克頓林找到龐小南身邊一個空曠的地方坐了下來,望著熊熊的篝火,“不過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缺水,到目前為止,我們都還沒有補充淡水,很多人的水壺都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我們先喝點露水吧,”龐小南往后一仰,倒在了草地上,看著滿天的若隱若現的星星,“上路后我們以尋找淡水為首要目標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就早點分批休息吧,保證好睡眠,明天打起精神上路。”布克頓林看了看四周的隊員們,開始點數,“現在我們護衛隊死了幾個人,剩下你和我,布宜諾斯基,達沃汗汗,李易斯,吳永強,烏震,南德格勒,還好,只死了2個,還剩8個,我們分兩批值守。”

    “我守上半夜吧,隊長你被大蜘蛛打傷了,早點歇著,恢復恢復。”雖然布克頓林沒有明顯的傷勢,但是被大蜘蛛的前足重重轟到了地上,多多少少受了些創傷,只是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那行,我來分配一下,你帶著布宜諾斯基,達沃汗汗和吳永強守上半夜,我帶其他人守下半夜……”布克頓林起身去找其他隊員布置下去。

    夜漸漸的黑了,星星點亮了夜空,夜亮也是分外皎潔,黑曼巴護衛隊和科考隊十幾個人都圍在篝火旁邊,一是晚上有些涼意,二是火能吸引蚊蟲,保護人不被蚊蟲叮咬。

    布克頓林簡單的布置了一下陣型,黑曼巴護衛隊都睡在外圍,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布置一個人,科考隊都睡在里面,方便黑曼巴護衛隊進行保護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早點休息吧,白天累了一天,明天還不知道有什么危險等待著我們,會需要很多體力,能不說話就別說話了,別妨礙別人睡覺。”

    布克頓林交代完后,就自己躺到在了草地上,沉沉的睡去,他實在是太累了,身體還不是最累的,一整天的遇險和對付怪獸,消耗了他太多心力,心力憔悴到倒地就睡著了。

    科考隊成員們也是在白天受到了太多的驚嚇,現在吃飽喝足,又圍在篝火旁邊感受著陣陣熱浪,正所謂飽暖思瞌睡,大家都感到睡衣來襲,紛紛的和衣倒在了地上,很快進入了夢鄉,有些人打著呼嚕,一時草地上鼾聲四起,竟比蟲兒的鳴叫還要有節奏。

    龐小南坐在火堆旁,盯著跳動的火苗,聽著火堆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,又感受到大家的肆無忌憚的鼾聲,不禁微笑的搖了搖頭,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,前一陣還都怕的要死,吃了蜘蛛肉以后就不記得這里還是無比危險的地方了,竟然都能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但不是每個人都睡的踏實,小田莉瑪輕手輕腳的走到了龐小南的身邊,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睡?”龐小南很是佩服這個女人,不但知識淵博,還會玩槍,關鍵時刻還知道保護自己的老師,逃難途中還不忘研究各種生物,現在竟然還不困。

    “睡不著啊。”小田莉瑪抬頭仰望著星空,“這個鬼地方,全是史前怪獸,不知道晚上會不會有其他利害的東西來偷襲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怪獸來偷襲,那也是我們的事,你就算守在這里也無濟于事,還是早點休息吧。”龐小南知道一個人晚上沒休息好白天的狀態,要是隊伍里有一個人精神恍惚走不動路,是會拖累整個隊伍的,所以他要勸說小田莉瑪早些休息。

    “現在時間還早呢,”小田莉瑪看了看表,“這才不到8點鐘,你就要我休息,換做是你,你睡得著嗎?”確實天黑沒多久,要是按在哈利路亞星大陸的作息來看,這時候夜生活都還沒開始。

    “你當我們是在度假呢,”龐小南指著前面歪七豎八躺在地上的科考隊員,“你看看他們,睡的多香,你想想我們這一天都經歷了什么,一個普通人早就累的不行了,哪里像你,還想東想西,你現在不睡覺,要是明天白天打瞌睡,一個不留神可是會送命的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盡量把后果說的嚴重些,為的就是勸說小田莉瑪去早點睡覺。

    “再聊會兒,真的睡不著。”小田莉瑪轉過頭柔情脈脈的看著龐小南,“九點鐘之前我一定去睡覺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吧。”龐小南無奈的回答了一句,然后走到篝火面前加了一根柴,他得保證篝火不滅,否則要想再點燃就麻煩了,火一旦滅了,這里的所有人就更危險了,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毒蟲猛獸來襲擊,因為有火在,毒蟲猛獸大多還是不敢靠近的。

    “告訴我,你的功夫為什么這么好?”等到龐小南坐回了原來的位置,小田莉瑪問出了所有人都好奇的問題。

    龐小南笑了,女人啊,好奇的點都是一樣一樣的,他沒有辦法,只好又重復了一遍那個百試百靈的真實的謊言:“我小的時候,上山砍柴,碰到一個老人,老人說,小伙子,我看你骨骼精奇,是塊練武的好材料,這樣吧,你每天到山上來,我教你一些功夫,以后你不但可以強身健體,還能自衛防身。我心想哪有這么好的事,我就問他,要交學費嗎?老人說,本來他是不輕易收徒的,但是難得看到我這樣的好苗子,也不要我的學費,讓我摘點野果野菜給他就行,我心想這反正不吃虧,野果野菜山上也多的是,我就答應了,于是我就跟著老人夏練三伏冬練三九,才有了這一身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砍過柴呢?”小田莉瑪瞪大了眼睛,她從小就生活在書香門第,哪里體驗過山里的生活,“那你是在山上長大的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時候家里苦啊,”這回龐小南說的是實話,“從小就得幫家里做事,砍柴只是其中的一個工作,還得燒水做飯,不像你們城里人,每天只需要讀書玩樂。”

    “去,說的我好像不知人間疾苦一樣。”小田莉瑪聽出來龐小南是拐著彎罵自己,“我雖然沒吃過這些苦,不過我挺同情那些山里來的孩子的,我還資助了幾個貧困大學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樣的!”龐小南沖小田莉瑪豎起了大拇指,“這才是人民的好教授,教書育人,教的不僅是知識,還得教學生如何做人,你這榜樣豎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滾,還用你來教我。”跟龐小南在一起,小田莉瑪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不能保持嚴肅的教授形象,總想罵他兩句。

    “哦,我差點忘了,你是教授,我是學生,”龐小南裝模作樣的捂住了嘴巴,“我不說話了,不可說不可說。”

    小田莉瑪拉下了龐小南的手,“少在我面前裝蒜,我問你,就算你跟師父學了武功,但是沒有實操還是不可能這么厲害吧,就像我們搞研究一樣,你只有理論知識肯定是玩不轉的,還得經常去實踐做實驗啊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小田莉瑪站在學術的角度對龐小南的武功之高強提出了質疑,她懷疑的有道理,如果單單是在山上學了幾年功夫,沒有真正的和敵人對戰過的話,龐小南表現出來的武力值就有些站不住腳了。

    前不久,一個拳擊手挑戰華國的武學宗師,只一拳就把那個所謂的武學宗師打翻在地,在華國掀起了軒然大波,大家都紛紛質疑武學宗師的真實水平。

    其實那個武學宗師,真的只是武術學術方面的宗師,就是研究學術的,閉門造車,沒有跟人實戰過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一旦拉到臺上玩點真功夫,就一下子現行了,這就是只有理論沒有實戰的結果。

    龐小南砸了砸嘴,說:“你說的沒錯,確實得經過實戰,在那許多年的時間里,師父除了教授我武藝,還帶我去打怪獸,比如山上的豺狼虎豹什么的,所以我的武功就在理論的基礎上揉進了實踐經驗,理論指導實踐,實踐豐富理論,這樣反復的作用,我的武功才能有今天這個局面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對自己的胡編亂造能力相當有自信,這個回答可以說是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“你還跟老虎打過架呢?”小田莉瑪睜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盯著龐小南,“你知不知道,老虎是保護動物,你不會把老虎打死了吧?”

    龐小南不過是隨口編的一個答案,卻被小田莉瑪鉆了空子,還是法律空子,但是龐小南的反應夠快。

    “我是跟老虎打過架,不過打架不一定非得打死吧?”龐小南看著天上的星星,思緒開始漫天飛舞,“你也知道,一個山頭就那么一兩只老虎,一山不容二虎嘛,那老虎來攻擊我,我拼盡全力打退了他,身上也是傷痕累累,它見打不過我,就轉身走了,作為百獸之王,它還是有些智慧的,打不過不硬來,后來它又遇到我,覺得自己的實力提升了,又來跟我打架,還是打不過我,就這樣,我們總是在山里面遇到,遇到就打一架,它的實力不斷提升,我的武功也不斷變強,我們是相輔相成的,后來打來打去,我們就成了朋友,我沒事就找它打一架,打完我就騎著它在山里面游走,過著狐假虎威的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老虎做朋友……”小田莉瑪不可置信的看著龐小南,然后撇了撇嘴,“你這不老實的家伙,前面說的還算是符合常理,后來就越來越不靠譜了,老虎屁股摸不得,你能和老虎做朋友,你把自己當成神仙下凡找坐騎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誒,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,”龐小南耐心的糾正道,“誰說老虎屁股摸不得,你沒看動物園里的飼養員就和老虎關系好嗎?還有馬戲團的馴獸師,不也能駕馭老虎駕馭的服服帖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當你是馴獸師了,不過我們遇到的可是比老虎厲害得多的家伙,你解釋解釋,為什么你都不怕呢?”來到布洛斯圓盤后,科考隊遇到的都是史前怪獸,那可是比什么豺狼虎豹更加恐怖的家伙,可是龐小南并未有過任何的遲疑,這不像只是和老虎打過架的風范。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明白了,”龐小南繼續發揮想象力,“人一旦能和猛獸做朋友了,那他對猛獸就沒有恐懼之心了,不管是再厲害的猛獸,在他的眼里都只不過是一只小狗,無非是體積大一點,牙齒大一點,打架的方式還是一樣的,只要你不怕它,就能打敗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田莉瑪知道龐小南說的無法用科學考證,可是畢竟自己沒有經驗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信你和猛獸試著做做朋友看。”龐小南拋出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要!”雖然小田莉瑪是研究古生物的專家,可是一般都是研究化石或者標本以及古籍,跟真的怪獸打交道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聽過葉公好龍的故事嗎?”龐小南突然想起了一個典故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葉公好龍?”哈利路亞星似乎沒有這個傳說。

    “古時候有個故事,說的是古代有個貴族叫葉子高,他很喜歡龍,衣帶鉤、酒器上都刻著龍,居室里雕鏤裝飾的也是龍。他這樣愛龍,被天上的真龍知道后,便從天上下降到葉公家里,龍頭搭在窗臺上探望,龍尾伸到了廳堂里。葉公一看是真龍,轉身就跑,嚇得他像失了魂似的,驚恐萬狀,不能控制自己。由此看來,葉公并不是真的喜歡龍,他喜歡的只不過是那些像龍的東西而不是龍。”龐小南搖頭晃腦,引經據典,很有些文藝范。

    嚴格來說,小田莉瑪屬于理科的科研工作者,所以她的文學素養稍微弱一些,被龐小南唬的一愣一愣,問道:“這個故事說的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“葉公這個故事,用很生動的比喻,辛辣地諷刺了葉公式的人物,深刻地揭露了他們只唱高調、不務實際的壞思想、壞作風。通過這個故事,我們要丟棄理論脫離實際的壞思想、壞作風,樹立實事求是的好思想、好作風。同時也諷刺了名不副實、表里不一的人。”

    龐小南富有深意的看了小田莉瑪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我表面上是古生物學家,可是卻懼怕古生物咯?”小田莉瑪終于反應過來,作為一個科學家,雖然對借古喻今不太里手,可是識破別人的諷刺的智慧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沒有沒有,你想哪里去了。”龐小南連連擺手,小田莉瑪的手段他是見識過的,現在夜深人靜,鬧出不愉快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這個臭小子,竟敢教訓起我來,你別忘了,我是教授你是學生!”小田莉瑪果然出手了,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了龐小南的腰上的一塊肉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龐小南一聲悶哼,痛苦的皺起了眉頭,又生怕吵醒了睡著的眾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龐小南抓住了小田莉瑪的小手,“你聊也聊了,鬧也鬧夠了,該睡覺了,我也得提高警覺了,畢竟這里是新布洛斯,要謹防有怪獸前來偷襲……”

    小田莉瑪狠狠的盯了龐小南一眼,又依依不舍的向火堆走了兩步,終于往草地上躺倒,慢慢的進入了夢鄉,發出了小聲的呼嚕聲,原來女神也是會打呼嚕的,只是未到疲憊時。

    世界終于安靜了,除了柴火發出的噼啪噼啪的聲音,眾人的呼聲明顯的弱了下去,經過了前一段的休息,似乎大家的疲憊消除了不少。

    黑曼巴護衛隊的四個值班的人因為分布在四個角上,隔的比較遠,所以也就沒有辦法在一起聊天,那樣會吵醒正在酣睡的人。

    龐小南看了一眼其他三個人,吳永強正拿著紅外夜視鏡四處觀望,唯獨不看火堆,布宜諾斯基把玩著手表,對著天上的星星在校準方向,達沃汗汗正盯著火堆出神,似乎就要栽瞌睡。

    有些不知名的蟲兒沖進了火堆,就像飛蛾撲火一般,發出啪的一聲響,在大火中粉身碎骨,得到了永恒。

    龐小南緩緩的閉上了眼睛,他得趁著這個萬籟俱寂的時刻,好好的吸食一下靈氣。

    隨著功力的運轉,龐小南感受到了叢林里的靈氣十分濃郁,就像一座完全沒有開發過的處女島,充斥了各種豐富的元素,而且這些元素的純度讓人感覺到神清氣爽,豈是華海市那污濁的空氣可比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這座島上的靈氣這樣的濃郁呢,是不是因為這里從來沒有人踏足過,照這么說的話,這里真是修煉的寶地了。”龐小南心下感嘆,周圍的靈氣卻是源源不斷的朝他的體內涌來。

    吸食靈氣的同時,龐小南也在感受周圍的氣場波動,以防有大的危險靠近。

    不過周圍一直沒有大的波動出現,但是龐小南卻隱約覺得,這個神秘的地界,始終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,這雙眼睛透著智慧的光芒,卻總是看不清眼睛的形狀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出現幻覺了?”龐小南有些心神不寧,不過很快他就調整了狀態,平心靜氣,繼續大股大股的把靈氣吸進了體內,補充白天有些消耗過度的精力。

    坐在龐小南對面的達沃汗汗看到龐小南在打坐,知道他又在開啟雷達探索周邊的動靜,于是他也放松了下來,終于耷拉下了眼皮,坐著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大約過了一個時辰,龐小南吸收靈氣正是非常愉悅的時候,他感受到了一絲氣場的波動。

    是他面前的科考隊員的陣列里有人起身了,龐小南慢慢的睜開了眼睛,看見栗三明教授從地上爬了起來,往篝火的外圍走去。

    龐小南連忙起身,小聲的詢問道:“教授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去方便一下。”栗三明轉向了龐小南,躡手躡腳的朝龐小南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教授,外面危險,我陪你去吧。”龐小南攙著栗三明的左手,扶他往外圍走去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新群英会20选5高手技巧 快乐彩12中奖规则 今日股票涨跌排行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 广东快三官方网 江苏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3分彩走势图 大盘上证指数 澳门三分彩是合法吗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杲 辽宁11选5基本走势图 现在怎样投资理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