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 血濺青空

左耳思念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最強醫圣最新章節!

    四周沉寂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場不少蕭家之人眼眸里,透出了一種難以置信,他們不敢去相信現任家主,竟然會這么快敗在前任家主手里。

    其實在沈風和傅寒光等人看來,從蕭正淵和蕭正雄開始動手之后,整場戰斗的節奏就牢牢掌握在了蕭正淵手里。

    站在蕭河濤身旁的蕭光武,見自己父親的背后被數根星辰鎖鏈沒入,他忍不住喊道:“父親。”

    隨后,他對著蕭正淵喝斥,道:“蕭正淵,你如若敢廢了我父親的修為,那么蕭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,蕭正雄就是他的依靠,一旦蕭正雄出了事情,那么他在蕭家內的地位也會隨之下降。

    蕭河濤此刻的臉色比吞了蒼蠅還要難看,他道:“蕭正淵,適可而止吧!”

    蕭正淵看向了蕭河濤,冷漠的說道:“你是不是忘記自己剛才說過的話了?”

    “如今蕭正雄被我給擊敗了,你也該讓我斬下你的頭顱了,你該不會想要反悔吧?”

    “作為蕭家內的老祖,你的言行舉止在場的人都看著呢,希望你不要做一條不要臉的老狗。”

    聞言,蕭河濤身上的氣勢沸騰不止,道:“蕭正淵,你有什么資格對我說話?我勸你立馬收手,否則結局不是你能夠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蕭正淵嘲弄的笑了一聲,道:“看來蕭家老祖蕭河濤真的要做一條不要臉的老狗了。”

    接著,他對蕭正雄,說道:“既然這條老狗想要反悔,那么我也不必留有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聽得此話的蕭正雄,在背后被數根星辰鎖鏈沒入之后,他便感覺到身體內的玄氣流動不順暢了,他根本無法展開攻擊了,他臉色蒼白的說道:“大哥,我們是親兄弟啊!你該不會真的想要廢了我的修為吧?”

    他親眼見識了這些年蕭正淵是怎么度過的,他可不想也成為一個受盡冷眼的廢人。

    蕭正淵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一絲變化,依舊是處于一種冷漠之中。

    而正當這時。

    從地底之內忽然沖出了一道道恐怖無比的神魂攻擊之力。

    這些神魂攻擊之力分別朝著蕭正淵、沈風、傅寒光、諸葛青月和蕭韻清等人沖擊而去。

    關木錦之前說過,自己上次在蕭家之內,遭受了一種恐怖的神魂攻擊。

    所以,沈風等人自從踏入蕭家之內,一直在防備著有可能到來的神魂攻擊。

    關木錦感受到這一道道的神魂攻擊之后,他身影暴退的瞬間,第一時間說道:“這每一道的神魂攻擊內蘊含的威能,要比我上次所承受的增強了十幾倍。”

    上次關木錦只承受了一道神魂攻擊,而這一次爆發出來的每一道神魂攻擊,都要遠遠強于他上次所承受的那一道神魂攻擊。

    像蕭韻清和蕭白萱這等修為的人,在承受了如此神魂攻擊之后,絕對是立馬會神魂潰散的。

    眼看著蕭韻清和蕭白萱躲無可躲,要被恐怖的神魂攻擊沒入體內的時候。

    沈風神魂世界內的一盞盞燈開始自主旋轉了起來,這一刻,那一道道的神魂攻擊,忽然在空氣中停頓住了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在沈風也沒有想到的情況下,那一道道無比駭人的神魂攻擊,朝著他這里聚攏而來,最終接二連三的沒入了他的神魂世界內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他的神魂世界內有一種撕裂感,甚至是腦中的意識也隱隱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,他整個人眼神空洞的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原本攻擊蕭韻清和傅寒光等人的一道道神魂之力,如今全部是進入了沈風的神魂世界內。

    這種變化是誰都沒有想到的,哪怕是蕭河濤同樣愣了一下,剛剛是他激發出了地面下的這種手段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事情到了這種地步,蕭家沒必要去懼怕五神閣了,只要將傅寒光等人全部滅殺之后,蕭家立馬離開南域,去往中域投靠中神庭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誰知道,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。

    蕭正淵回過神來之后,他身體一動之間。

    “噗嗤、噗嗤”的聲音接連響起。

    只見那數根沒入蕭正雄背后的星辰鎖鏈,被蕭正淵直接抽了出來,同時從蕭正雄背后在爆出一團團的血霧,其身體內的經脈在不停斷裂,甚至是丹田也粉碎了開來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一道痛苦無比的慘叫聲,從蕭正雄喉嚨里傳出,他整個人朝著地面上倒了下去,臉上布滿了不甘和絕望,他知道自己完全是變成一個廢人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。

    有一道灰色的身影從蕭家深處掠了出來,其停頓在了距離蕭正淵五米遠的地方,此人同樣是蕭家內的老祖之一,其名叫蕭河東,一身修為處于神元境九層內的紅之境中期,他的修為和蕭河濤一樣。

    “蕭正淵,你做的太過了。”蕭河東面色陰沉的喝道。

    同時,蕭河東手里出現了一個黑色鈴鐺,在他將鈴鐺搖響了之后,他道:“蕭正淵,你還不快來我面前跪下,你是蕭家內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從這個黑色鈴鐺內擴散出的特殊之力,只對蕭正淵一個人有用,當年他就是在這種迷魂之法中失去了自己的意識。

    眼下,蕭正淵的雙眼內在變得越來越無神采,他猶如一個木偶人一般,一步一搖晃的朝著蕭河東走過去了。

    蕭河東看了眼傅寒光等人,道:“你們最好別出手阻攔,否則蕭正淵有可能會直接變成一具沒有靈魂的軀體。”

    聞言,剛剛想要動手的傅寒光等人遲疑了,而蕭韻清臉上則是布滿了無盡的擔憂。

    蕭河東在看到蕭正淵快要靠近自己的時候,他冷然道:“早知如此,當年我們應該要將你誅殺的。”

    “從今天起,你就好好的做我們蕭家內的奴仆,這就是你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在他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。

    蕭正淵忽然之間爆發出了恐怖無比的氣勢,他的雙眸之中恢復了神采,在蕭河東反應不過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蕭正淵就已經扣住了蕭河東的喉嚨,同時渾身氣勢全部壓制在了蕭河東的身上,他道:“如若你敢運轉一下功法,那么我會毫不猶豫的扭斷你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雖然蕭正淵的修為不如蕭河東,但剛剛蕭河東對蕭正淵沒有了防備,所以蕭正淵才能夠一擊得手的。

    說到戰力的話,蕭正淵絕對沒把握戰勝蕭河東的。

    蕭正淵看著面如豬肝色的蕭河東,說道:“我這些年一直在磨練自己的神魂之力,你以為你的這種迷魂之法還會對我有用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覺得操控人的滋味很爽?”

    “這位沈道友幫我恢復了修為,他等于是給了我全新的人生,剛才要不是因為他引動了所有神魂攻擊,恐怕韻清他們會直接神魂世界潰散。”

    “而如今沈道友被你們害成了這般模樣,你們說我該要如何為沈道友報仇?”

    蕭河東喉結涌動,他道:“正淵,我是你的老祖,你可千萬別沖動,有什么事情我們都可以好好的商量,沒有什么是解決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如今在面對死亡的時候,蕭河東立馬換了一副嘴臉。

    不過,就在蕭河東說完的時候。

    蕭正淵扣住蕭河東喉嚨的手掌瞬間用力,“噗嗤”一聲,蕭河東的脖子直接化為了血霧。

    同時,蕭正淵將蕭河東的身體甩向了天空之中,他隔空朝著蕭河東的身體轟出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蕭河東的身體在天空中化為了漫天血霧。

    血濺青空!

    現場唯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在空氣中回蕩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 15选5今日专家预测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分布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表 福彩3D和值综合走势图 江西快3开奖结果定牛 群英会遗漏统计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股票涨跌意味着什么 山东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今天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一期了 pk10走势图查询 适合白领理财方式 甘肃快三今日热号 3d杀6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