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語白X蕭囡囡001

天泠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rmkbqb.icu,最快更新盛寵之嫡女醫妃最新章節!

    “囡囡睡著了?”

    繡著五彩金鳳的錦簾被人干脆地打起又落下,錦簾的另一邊傳來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她說要自己睡,才多大的人兒,都嫌棄我這個爹了。”男子唉聲嘆氣地說著。

    “誰讓你惹人嫌!”女子笑著嬌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向最討人喜歡了好不好?!……臭丫頭,囡囡越來越像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與女子交談的聲音漸漸遠去,然后就什么也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原本縮在薄被里的小丫頭從被子里鉆了出來,皺了皺小臉,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眼中委屈巴巴。

    爹爹真是顛倒黑白!

    明明就是爹爹嫌棄自己!

    蕭囡囡抱著薄被從床上坐了起來,兩根胖乎乎的食指彼此點了點,小嘴翹得幾乎可以吊油瓶了。

    她記得奶娘百合說過,外頭有很多男子都不喜歡丫頭,說是丫頭是賠錢貨,不能延續香火……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爹爹是不是嫌棄自己是個丫頭呢?!

    爹爹對自己和對兩個哥哥明顯不太一樣,爹爹叫哥哥們臭小子,偶爾私下沒人時會戲謔地叫娘親臭丫頭,卻不叫自己臭丫頭,總是“囡囡、囡囡”地叫她。

    只有她不一樣!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她覺得喉嚨有些發癢又微微地咳嗽了起來,咳嗽聲驚動了外面的宮女。

    宮女急忙打簾進來了,“殿下,要不要奴婢給殿下喝點枇杷露?”

    “蜜棗,服侍本宮起身。”蕭囡囡從床上一躍而起,一張小臉倔強地繃著。

    宮女蜜棗怔了怔,遲疑道:“殿下,您的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宮都好了!”蕭囡囡堅定地說道,“本宮要出宮!”

    蜜棗拗不過她,把兩個小宮女喚了過來,連忙給大公主穿衣著襪,洗漱梳頭,三人合作得天衣無縫,動作如行云流水,沒一會兒,就把蕭囡囡打扮得妥妥當當。

    蜜棗沒問大公主要去哪兒,大公主說是“要出宮”,其實她能去的也就是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來了!”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五個字讓大元帥府為之一震,就像是原本平靜無波的湖面驟然骨碌碌地沸騰了起來,有人去迎,有人去通稟,有人連忙去準備茶水點心……

    “義父!”

    五歲的蕭囡囡好像乳燕歸巢般飛撲進了官語白的懷中,抱著他的腰撒嬌地蹭了蹭。

    隨著她來到大元帥府的還有一頭矯健的白鷹,金眼白鷹長嘯著劃過天空,巴不得讓這闔府的人都知道自己大駕光臨了。

    蕭囡囡梳著一對可愛的鬏鬏頭,圓滾滾的,只纏了些紅瑪瑙珠串,身上穿了一件緋色百蝶穿花襖子,胸前戴著赤金九節盤螭瓔珞圈,臉頰肉乎乎的,嘴角一抿,就露出一對淺淺的酒窩,可愛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官語白輕松地把沉甸甸的小丫頭抱了起來,“囡囡,你的咳嗽好了嗎?”小丫頭最近感染風寒,已經好幾天沒來他這里上課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都好了。”蕭囡囡強調道,忍住喉頭發癢的感覺,眼神游移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抬眼時,就看到了正在屋檐上睡覺的小四,白鷹飛到了屋檐上落下,穩穩地落在小四曲起的膝頭,又叫了一聲,像是在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四叔叔。”蕭囡囡也舉手對著小四揮了揮。

    小四面無表情地對著小丫頭抬了下右手,算是打過招呼了。

    蕭囡囡早就習慣了小四這副樣子,還是笑得甜甜的。

    還是義父這里好。

    “義父,我可不可以跟您住幾天……”蕭囡囡窩在官語白的懷里,一臉期盼地看著他,由他抱著她進了屋。

    可是話音還未落下,她就看到了滿屋子的狼藉,屋子里擺滿了箱子,那些箱子或是閉合,或是打開,可以看到敞開的箱子里放著官語白的衣物、用具、字畫……

    蕭囡囡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,跟著腦子里閃過了什么,“嗚哇”地大哭起來,緊緊地抱著官語白的脖子,這兩天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頭,她霎時覺得自己真是一個沒人要的小可憐。

    “義父,你要走了?”

    “義父,你要拋下囡囡了嗎?”

    “義父不要囡囡了,爹爹也不要囡囡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囡囡哭得泣不成聲,把官語白和從屋檐上倒掛下來的小四都驚住了。

    蕭囡囡那可是蕭奕和南宮玥唯一的女兒,大越的大公主,從小就是被雙親、義父和兄長們捧在掌心里長大的,哪怕她還是個小嬰兒的時候,也是個活潑愛笑的嬰兒。

    這丫頭哪怕生病了,也從不哭泣。

    這還是官語白第一次看到小丫頭哭得這般凄慘的樣子,一時也有些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還是小四第一個出聲道:“丫頭,你爹不要你了,干脆你跟我們得了!”白鷹婠婠展翅滑翔飛過來,停在了窗檻上,叫了一聲,仿佛在附和它的小四舅舅。

    官語白聞言哭笑不得地看了小四一眼,安撫地拍了拍了她的背,蕭囡囡卻是眼睛一亮,不哭了,頻頻點頭道:“好好好,我給義父當女兒。”

    她那雙被淚水洗滌過的眼睛亮得出奇。

    官語白看著蕭囡囡,正色道:“囡囡,義父不是要拋下你,義父只是打算過幾天出門去游歷,過幾個月就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囡囡,你爹不會不要你的。你爹和你娘最喜歡你了。”

    聰慧如官語白都想不明白這小丫頭怎么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,照理說,比起她兩個哥哥,她爹對她那可是疼得如珠似寶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蕭囡囡被小四喂了一口放了枇杷露的溫水,那甜甜的味道讓她滿足地笑瞇了眼,眉眼彎如新月。

    官語白把蕭囡囡抱到了一張圓桌旁坐下,自己也在她身旁坐下,小丫頭又喝了好幾口甜甜的溫水,這才訴說起自己的委屈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蕭囡囡那清脆嬌甜的聲音,可憐兮兮的。

    官語白和小四都被什么“臭小子”、“臭丫頭”等等論調聽得呆住了,連一向沉穩的官語白都差點沒笑出聲來,但是對著上小丫頭一本正經的眼神,沒敢笑出來。

    小四悶笑得肩膀顫抖不已,心里嘆道:蕭奕啊蕭奕,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蕭囡囡把她爹好好地抱怨了一通后,看著官語白正色又道:“義父,爹爹不要我,我也不要爹爹了。我要跟您出去……‘游歷’。”她現學現賣地說道。

    說著,她靈活地從凳子上跳了下去,抱住官語白的胳膊,撒嬌道:“義父,您要是不帶我去,那我就不松手了!”

    五歲的小丫頭嬌滴滴的,天真得不知愁滋味。

    “爹爹說,我抓周時抓到義父,所以義父不能不要我!”

    蕭囡囡只是這么抱著他的手輕輕地晃兩下,就讓官語白不知如何應對,自小,就沒人舍得對這丫頭說不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得問你爹爹才行。”官語白輕描淡寫地把問題推給了蕭奕。

    “爹爹他一定會同意的。”蕭囡囡自信滿滿地說道,“只要我說的,爹爹就不會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小四聽著,眉毛抽了一下,心道:這小丫頭啊,不覺得自己說的話前后矛盾嗎?!

    蕭囡囡是個急驚風,說是風就是雨,在大元帥府里屁股還沒坐熱,就拉上了官語白一起進宮去了。

    白馬載著這一大一小從角門出了府,隨著他倆一起離去的,還有那頭矯健的白鷹……

    “義父,我看戲文里常說什么‘微服出巡’,我們一起去‘游歷’,算不算‘微服出巡’?”

    “義父,我們不帶哥哥們好不好?就我們倆?”

    “義父,我們去哪兒玩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鷹長嘯著展翅劃過天空,鷹擊長空,傲視九天,驚得周圍的雀鳥慌不擇路地振翅而飛……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全民街机捕鱼电脑版